status message
真正的朋友不是第一個來的那一個,也不是待的最久的那一個,而是來了以後就不曾離開的那一個。


  

※太久沒更新了...

※悲傷成份注意

 

 

 

「鳴人!!你到底在搞什麼啊!」

櫻對著金髮男孩怒吼著,誰叫他剛才上課又跑去找周公呢?

漩渦鳴人,一頭金黃色燦髮,天空藍的雙眼很清澈,就跟本人一樣,只是有時候有點阿呆,和櫻是青梅竹馬的好朋友。

「小櫻別這樣嘛,因為老師的課太好睡了,而且他一直在看書...」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睡覺吧!」

真受不了,睡睡睡,每節課都在睡你乾脆把床搬來這裡好了啦!

「好啦下次不會了,別生氣啦!」又是一臉燦爛的笑容,她沒辦法真的對鳴人生氣。

 「佐助在嗎?」

抬起頭來,什麼嘛...居然是班導啊。

銀灰色的俏髮,總是帶著口罩和色情小說的神祕老師。

「出來一下吧,有很要緊的事。」說完自個兒離開了。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櫻忍不住偷瞄幾眼。

 

到了辦公室後。男子把剛才打來的電話告訴佐助,並且也幫他簽好了假單讓他早點出去,結果他連書包也沒拿就跑走了。

 

 

躺在病床上的人毫無血色,臉色蒼白如紙,雙眸未啟,胸膛微弱的上下起伏,依靠著氧氣罩才得以維生。

佐助吃傻地望著眼前的景象,不敢相信躺在面前的是自己的父親。

「請問是宇智波先生的家屬嗎?」年邁的老醫生問道,看來是他先做了急救了,可是照這種氣氛看來...

佐助點頭。

「剛才發生了車禍,送來醫院時已經失去了意識,昏迷指數一直在1跟2之間,雖然這麼說很殘忍...可是請你要有心理準備。」醫生無奈地說著,眼前這個男孩看起來很堅強,但他知道其實不是如此。

不過是在逞強罷了。

「為什麼...」儘管語氣裡沒有太多情緒但他咬緊牙關,再來是低頭不語。

為什麼要丟下我?

跟媽媽一樣。

佐助的母親在他還小的時候就去世了,那時候由佐助的父親一手扛起這個家,靠著能力和毅力活下去,一家三口雖然很平凡卻很快樂。

可是後來因為父親的事業成功,每天變得更加忙碌,能陪孩子的時間自然也大大減少。

他算是幸福的孩子嗎?一點也不。

 再加上哥哥後來被父親送出國唸書,追求學歷和磨練經驗以繼承國外的產業,這讓他更是感到孤獨,但也培養出獨立的個性,所以也慢慢習慣了。

本來以為會隨著時間生疏,現在心裡卻充滿悲傷和恐懼。

不想失去他們。

不要。

 

可是在觀察和急救不斷交替之下,宣告不治的事實還是無情地降臨,黑色的雙眸頓時空洞了起來,毫無生命。

緊緊握住還殘餘溫度的厚掌,曾經牽著自己的手,溫柔又強悍的手,腦海裡閃過吳霧的回憶,冰冷的淚液不自覺地滑落他的眼眶。

 

 

 

 

佐助失去了家人,雖然平常連見面的機會都很少 但畢竟還是互相相連的血緣。

後面會怎麼發展還請大家繼續支持!!

還有前面的鳴人終於登場了!在這系列鳴人也很重要ˊˇˋ

因為這裡的鳴人和原作一樣喜歡小櫻 而佐助也開始注意小櫻了...

不過這還是後面的事!

最後謝謝你們閱讀到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haru Hiiragi 的頭像
Miharu Hiiragi

__Since 2010__

Miharu 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天
  • 佐助家庭不是很好
    但是........
    還是很多人喜歡他!
  • 摁摁是啊T T 我就是其中一個:))))
    在原作裡面 因為變故必須逼自己堅強起來QAQ 中間還誤入歧途(?
    不過現在佐助洗白了耶耶好開心ˊˇˋ

    Miharu Hiiragi 於 2014/07/18 17: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