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94d63f8794a4c2f818038a0ef41bd5ad6e3970.jpg  

 ※tks 5000hits :))))

※這篇會提到櫻的過去

 

 

 

後來佐助的叔叔替他整頓好父親的喪事,公司也協調好讓父親生前的好夥伴接手,這幾天叔叔都來佐助家看他,偶爾會留晚一點。

如果沒意外,以後應該就會住在一起了。

早上是一個人的時間,在父親去世之前也是如此,自己弄三餐,自己打理自己。

慢條斯理地嚼著烤吐司,瞄了一眼牆上的時鐘,以前還小的時候都會滿心期待看著時鐘,一面等爸爸回家,一面和媽媽、哥哥一起吃晚餐。

 

在教室裡他一句話也不說,上課也不再主動回答問題,體育課也是坐在樹蔭下。

這一切當然都被察覺到了。

 

「老師!」鳴人叫住正要離開教室的老師,一臉疑惑。

「怎麼啦?」

「佐助這幾天有點奇怪欸,都不講話...雖然他平常話就不多,可是今天不管我怎麼整他都沒反應。」

下課就跑去佐助那裡,先是盯著他不講話,又對他做鬼臉、拉他頭髮,殊不知佐助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瞪他一眼。

「佐助他啊—」

男子挨近鳴人的臉,看著那雙單純湛藍的眼睛說著。

「現在也需要奮戰。」

「咦?」

鳴人從小就沒有家人,都是鄰居輪流照顧長大的,連爸媽長什麼樣子也不清楚。

似乎明白老師想傳達的事情,鳴人也不再說話了。

「不過,他也跟你一樣很堅強。」因為帶著口罩,看不到他的表情,卻知道他帶著笑容。

輕輕拍了一下金色腦袋瓜,男子便微笑離去了。

 

笨蛋。

宇智波佐助這個大笨蛋。

 

 

 

「宇智波。」放學的時候人很多,櫻連想都沒想就抓住佐助的衣袖,不管他會不會反抗。

「跟我來。」簡短命令語氣一點也不溫柔,但他還是跟去了。

他們去的是學校附近的公園,櫻盪著鞦韆,而佐助就坐在鞦韆旁的橫椅。

「我小時候常常來這裡玩,沒想到這麼久了還是一樣呢。」隨著搖動盪得越來越高,女孩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燦爛。

「有什麼事快說。」佐助完全沒在意櫻剛才的開頭話,只希望她趕快講重點,他們已經坐在這五分鐘了。

見他略帶不悅的表情,櫻減慢速度,最後動也不動地坐在上頭。

「最近還好嗎?」

聞言佐助心頭一顫,但隨後保持鎮靜。

「我聽不懂你的話。」

「說出來不是比較好?」

佐助冷淡地看著櫻,輕蔑地一笑。

 「我發生什麼事,跟你有任何關係嗎?不要管別人閒事。」

瞬間,她看見他眼底閃過一絲難過,小手握緊鞦韆的鐵鍊,輕輕地盪著。

「我小時候,也差點失去我媽媽。」

「?」

「她生了一場重病,每天都在藥物和點滴中度過,有一次病情突然惡化,需要動手術。但是成功的機率不高,而且還可能有後遺症。」

「手術過程沒有問題,就在我們所有人鬆下一口氣的時候...她的血壓忽然急速降低...原因並不清楚...後來什麼電擊、強心劑都試過了...但是都沒有用....」

想起母親生命垂危的畫面,櫻深深嘆了一口氣。

「後來呢?」佐助接著問。

 「一直等到半夜,突然奇蹟似地,她恢復了心跳呼吸活下來了,那時我哭得很慘。經歷過這場惡夢以後,我開始學會珍惜身邊的人,從前我總是任性、認為父母親就應該對孩子好...」

「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很痛苦,可是不要把所有事情都攬在肩上好嗎。你不是只有自己。」

「...幹嘛對我說這些話?」

他不懂,他們明明不太合得來,她卻說了這麼多話。

「笨蛋,我們不是朋友嗎?」梨渦邊捲起了笑花,好燦爛。

有那麼一瞬間,心裡泛起一種暖暖的感覺...令人懷念的...感覺。

黑色眸子快速地掃過女孩,接著他提起書包,背對著櫻說道。

「我沒有要你當我朋友。」

「你也沒有不要我當你朋友。」

佐助回過頭,只見櫻微微一笑。

他輕笑一聲便從容離開了。

 

這女孩,有意思。

 

 

 

呀比♥兩人互動開始轉好了ˊ ˇ ˋ

這系列佐助和原作一樣失去雙親...

是說不是我要虐佐!是為了後續的劇情需要!!

所以佐助你不要怪我唷!(淦

對了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我們可愛的鼬哥哥會登場喔ww

兄弟什麼的最有愛了(笑

然後小櫻嘛...為了交代她以前和現在的個性反差所以也是用家人來代表ww

只是這種生死交關的畫面其實我也不太喜歡ˊˋ

所以說這只是劇情需要!!大家也要好好珍惜身邊的親朋好友喔'!!

以上,感謝大家閱讀到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haru Hiiragi 的頭像
Miharu Hiiragi

__Since 2010__

Miharu 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