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發了第四篇,不長也不短ˊˇˋ

※學校生活

 

 

拖著疲憊的身軀,佐助回到了家。

隨意將東西一放,整個人就倒在柔軟的床上,仰視著高不可攀的天花板,髮絲微微遮住他的眼。

『那傢伙話真多。』指的就是櫻。

又愛管閒事。

可是又好像不討厭這樣的她。

先不管這麼多,全身充滿汗味都快受不了了,還是先去沖個澡吧。

他走向浴室,將衣物一件件退去,在夏天打開蓮蓬頭沖著冷水特別暢快,水隨著在浴室地板滑動流走。

似乎也把他的焦躁沖走了。

 

 

另一邊櫻正埋頭寫著功課,她也是個模範生。

但是她的心思完全不在功課上,而是那個刺蝟宇智波。

刺蝟啊...不只髮型像連個性也很像。

她輕笑。

話說回來突然就這麼問他那種事情,真的是有點不禮貌呢...

笑容消失,櫻低下頭思慮一會兒,然後暗自下了個決定。

 

 

身旁又圍了一大堆煩人的蒼蠅,佐助卻連正眼都不瞧,冷若冰霜的個性倒是一點都沒減弱。

「吶吶佐助君、跟人家出去嘛!」

「不要啦!!妳跟佐助君又不登對!」

少女的怒火被點燃了、一場純粹是自尊心作祟的爭鬥圍繞在整個空間。

在一旁的櫻則是看著卻沒有出半點聲音。

看著?為什麼要看?她自己也不曉得。

  

 

 

下課。

天空積起了朵朵灰色雨雲,像化不開的灰色棉花,下起了綿綿細雨。

佐助撐著深藍色雨傘,沉默離開。

跟他相反,同班的鳴人和一群男生有說有笑的走出來,那頭金黃燦髮和開朗個性跟冷漠的佐助形成對比。

「喂喂、最近有新的遊戲片出爐耶!等下要不要來?」一個成績不怎麼優秀,名字叫做牙的男生說著。

「真的假的!?」鳴人睜大天藍色眼眸興奮的問著。

「是什麼遊戲啊?可以揮灑汗水的嗎?」有著西瓜頭、非常喜歡鍛鍊自己的小李問道。

「喔唷~這種麻煩事你找他們就夠了啦~」凡事以不碰到麻煩為主的鹿丸回話,他的個性讓人看不出是個IQ200的天才。

「什麼嘛—一點都不麻煩啊~」

「你就是這樣才沒有進步,因為只知道玩樂,完全不讀書。」看起來陰沉沉的、帶著黑色墨鏡的志乃說著。

果然,鳴人下一秒就豎起食指,一手握拳,眼睛冒著熊熊火焰不甘示弱的說—

「哼!!我告訴你!功課認真寫我也寫的出來啦!!」

「是因為那個嗎?」一個體型跟一般國中生比起有些「豐滿」的丁次說著,一手還拿包洋芋片喀啦喀啦的吞下。

男孩們望向丁次指的方向,看見的是小櫻從校門口正往此處,以時速120公里的速度奔向鳴人。

「鳴人—!!」她大喊著。

「小櫻?」鳴人原本要揮手,但手才舉一半,他好像感覺到一股可怕的殺氣騰騰。

一群察覺到殺氣的人們紛紛退到一旁,而鳴人則呆愣在原地,過好一會兒才想到要逃跑,可惜太遲了—

「你是忘了時間還是怎樣啊!?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去玩電動!?都已經要學期末了你就不能認真嗎!?」

櫻激動的扯著鳴人的領子,前後搖晃讓他都快窒息了。

「小、小小、小櫻...我好難過啊—」

「誰叫你說話不算話!自己叫我幫你又說要玩!!」

放下小手,拖著鳴人往他該走的路去,後面的人幾乎傻眼了。

 

「砰!」一個足以讓鳴人嚇到說不出話來的重量的聲音,整間圖書館的人紛紛投以驚訝的眼光。

「這些是今天要讀的。」加上課本、自修,算算大約有十幾本,還是後後的那種。

「小櫻...我會死啦...可不可以減...」鳴人用淚汪汪的雙眼和櫻求情。

「少說一些廢話!沒有讀完不可以回家。想比佐助好就給我讀!我會教你。」

「喔...」只好乖乖聽話了。

過程中只有翻書的沙沙聲,像微風一般清脆。

約莫過了二、三個小時多,他總算念完那些累死人的書了。

「呼...總算是把這玩意兒讀完了...」鳴人無力的趴在書桌上心想,如果沒有櫻在他連碰都不會碰吧。

「是啊,但你有聽懂嗎?」

「嗯嗯!大致上都了解是怎麼回事了啦。」

「那就好。其實那些都不難。」

「嘻嘻,因為我上課幾乎都在睡覺啊。」鳴人揉著自己的燦髮笑著說。

「你還好意思說。」櫻戳了戳他的頭。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走出了圖書館,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走到岔路才揮手道別。

 

回到家後,吃完晚餐洗完澡,往時鐘一看,時針走到了十。

一天又要結束了。

櫻放鬆的躺在床上,不久便沉入夢鄉。

瞬間、她似乎在一個甚麼都沒有的空間裡頭。

她也彷彿看見,有個人影在她眼前,模糊不清。

『是誰...?』她呼喚著,伸出小手想去拉住。

但他卻越走越遠。

『不要走、回來!!』她著急了。

突然那人回頭,輕呼喚她—

『小櫻,再見。』

下一秒她從黑暗的意識裡驚醒,整個人倏地從床上驚醒,呼吸紊亂。

是夢。

她抬頭望向窗外,魚肚白的天色告訴她天快亮了。

等到意識跟眼神定下來,她努力回想剛剛的情境。

「是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