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8317f6111e999bf3d385c4  

※更新了更新了(猛力地灑花

※這樣的佐櫻有愛啊ˊˇˋ

 

 

 

 

暑假才不是全拿來玩樂消遣的,對櫻來說是這樣。

而鳴人是因為那堆可以堆成小山的作業而向模範生求救。

意外的是佐助也要參加,平常怎麼鬧都不願意的說...

鼬的工作雖然穩定,卻常常晚歸,雖然佐助說能打理自己,鼬還是希望能和同學一起度過這兩個月,就算去玩也可以。

再怎麼說也要好好建立人際關係吧?特別是這種時期。

集合地點在鳴人家,該說是充滿個性還是像老鼠的小窩呢?

「那開始吧。」顯然不是很在意。

「很奇怪喔,佐助居然要跟我們讀書?不會是退步了吧?」手肘輕輕撞一下佐助的肩膀,引來黑眸的惡瞪。

「廢話什麼?我只是想打發時間。」

「先別說那些了,既然來了那拜託啦!」把桌上的雜物清空,取代的是厚重的書本,砰的一聲像是原子彈爆炸。

「你要是想輕鬆的話就趕快動,別指望我會把東西給你抄。」

「什麼嘛!臭佐助,乾脆...」還沒講完,充滿希望的眼神馬上飄去櫻。

「我說小櫻——」

「想得美。」

連小櫻也不理我,人生黑白了。感到悲劇的鳴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去角落畫圈圈。

「受不了,真的不懂再給我問。」佐助無奈的說著,扯了一下嘴角,也跟著提筆。

 

 

「c...c...是碳,,,是碳吧?對欸真的是碳!再來...肚子好餓...上次買的味噌杯麵應該還有三碗...可是柴魚口味也不錯...」

搖晃那頭燦髮,鳴人徹底忘記手裡那張表的存在,開始進入拉麵的世界。

「我說鳴人...」

「啊?怎麼啦佐助?」鳴人搖頭晃腦地抬起頭。

「安靜。」

「什麼啊,你跟我講話還叫我安靜啊?」

「我是叫你不要講無關緊要的事,給我閉嘴!」

 「好啦好啦...反正也快中午了,不然吃些東西吧?肚子好餓呢...」櫻抱著肚子,做出很想吃東西的表情。

 鳴人的眼睛為之一亮,隨即從一旁的櫃子裡抱出一堆杯裝泡麵,一股腦兒地堆在桌上。

 今天的午餐就決定是味噌麵了。

食事之後又繼續埋頭寫字,過程中除了鳴人和佐助偶爾的吵嘴,幾乎是很安靜的。

櫻的專注力真的很高呢,難怪一直都是前幾名。相較之下,這個傢伙明明還會分心,卻比櫻得到更好的成績,這是什麼世界嘛!

 

直到今天的份完成了,三個孩子才放鬆一會兒,收拾東西的時候櫻不經意地望見床邊沒洗的衣服、滿地的垃圾,這讓愛乾淨的她忍不住蹙起眉頭。

「我們來打掃怎麼樣?」

「咦?怎麼突然這麼說?」

「你呀,到了中學還不會整理房間,要是將來女朋友來你家被你嚇跑了怎麼辦?」纖白的手指好玩似的戳著鳴人的臉頰,語氣像是母親操心著孩子。

鳴人不好意思地搓揉自己的燦髮,接著三個人開始動手,把垃圾全部撿起來丟到垃圾袋裡,之後兩個男孩輪流提水,再用拖把把整個地板拖一遍。

但好像不是很順利。

「你這超級大白癡!不要把水甩出來啦!」

像是很豪邁的大叔一樣,鳴人用力地拉起拖把,因為沒有擰水器只能大概讓水滴少一點再使用,這個傢伙連想都沒想就整個給他從水面下拉起來,結果就潑濕佐助整件上衣和頭髮,完全命中。

難怪這個家跟老鼠窩沒兩樣,要是就這樣擺著總有一天鳴人會被老鼠們趕出去吧?

 「哈哈!落湯雞!」鳴人指著佐助狂笑,很好他的末日來了。

本來在洗碗的小櫻回頭一看當場傻眼,原來是兩個男孩玩起了你追我跑的遊戲了。

不過,在這麼小的房間裡玩這個有點不好呢,而且又剛脫完地,地板濕答答的。

「唰—」回過神來這下真的完蛋了,地上放著不知道哪來的肥皂,鳴人腳一踩整個人往前滑,因為沒有能支撐的東西只好抓住佐助。

「笨蛋!這樣抓住我的話...」

但是兩人居然停不下來,剛才也說過了,地板是滑的!

「哇啊啊—!!」

下一秒悲劇。

兩個人好死不死撞上了小櫻,一時站不穩她整個人便跌在他們身上,水跟泡泡也弄濕了她的衣服。

「痛痛痛...」鳴人摸摸自己的頭,他知道自己頭上已經腫了一個大包了。

「喔...鳴人你到底在搞什麼啊?」才剛坐起身子,佐助馬上倒抽一口氣。

因為他不是躺在別的地方,而是在...

「好痛喔...什麼東西啊?啊!」

沒錯,多麼溫馨的畫面啊,佐助就躺在小櫻的大腿上。

「佐助你在幹嘛啊啊啊!!!!變態!!!」漲虹雙頰的櫻下意識地往他臉上賞了好幾百兩,哥哥,這下我也有疤痕了吧...

見狀鳴人也不禁跑出了冷汗,快速的起身,掂起腳尖想要逃跑,當然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鳴人!」

慢動作地轉身,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又是讓她升起一把無名火。

「怎麼了嗎小櫻?」還在裝傻,真是不怕死啊。

只見櫻的眼神掃過周圍,跟著她的視線移動,鳴人的臉色也越來越白了,

打翻的水桶,地上的肥皂泡泡和水漬,一旁已經昏死的佐助,還有全身被弄到水的櫻。

「你看看你做的好事!!」女孩的怒斥響遍整間房子,整整有三十六圈。

 

後續當然把環境整理乾淨了,做一件事就是要有始有終嘛。

終於把那些東西全部歸位整理完後,佐助和櫻就收拾自己的東西,時間已經下午五點多了,今天真是充實啊...是吧?

「那我們回去囉!」 不同於剛剛的凶悍,櫻恢復成平常朝氣甜美的笑容。

 「嗯!路上小心啦!」鳴人也沒有放在心上,畢竟類似的事情在小時候就常有了。

互相道別之後櫻和佐助便走下樓,突然櫻疑惑地看著佐助。

「你也走這裡?」

「你也是?」

 「這麼剛好啊!一起走吧。」

話才一落櫻就開始後悔了,佐助完全不在意地走在旁邊,而且因為距離很近,不小心就會撞到他。

為了不撞到佐助,櫻盡量將身子往一旁靠,都快撞到牆壁了。

「喂。」

「啊、什麼事?」太過緊張讓她有點失神了。

「別靠著牆壁走。」

聞言櫻不再靠牆壁那麼近,但還是刻意離佐助遠一些。

果然是在意吧。

「剛才抱歉了。」

「咦?」

「就是...躺在你身上的事...」他不得不說明白,可是到後面聲音越來越小。

他這麼一說又讓她想起來了!討厭!第一次讓男生躺在自己身上的說...連鳴人也沒有這樣過!

「沒關係啦。」櫻撇過頭說著。

「沒關係啊?那再躺一次怎麼樣?」

「不要!你這變態!」吐了吐粉色小舌,嘴上雖是在罵他心裡面卻甜甜的。

 

被你欺負好像也沒關係呢。

相視而笑。

 

 「住這裡啊?」一同走到佐助家門口,櫻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房子,不禁有些驚訝。 

傳統日式建築,牆壁周圍少許的綠樹與偶爾的鳥鳴襯托這房子的寂靜,門牌上掛著宇智波三個字,拉門旁的木製窗櫺可以隱約看見內部卻又無法完全透視,整體給人一種很有魄力又神祕的感覺,。

「嗯。」一面從口袋掏出鑰匙,一面應聲。

「離我們家很近呢。」

「是嗎?那改天我去找你怎麼樣。 」他帶著玩味的笑容,以為櫻又會漲紅雙頰,然後說什麼變態之類的話。

「好啊。」

好?

這傢伙有聽懂我的話嗎?

「我開玩笑的啦,我又不是變態。」奇怪,幹嘛轉過去啊?

有甚麼不能面對的嗎?

「我也是說說而已。」漾起一抹微笑。

佐助沒有再繼續接話,只是微微舉起手表示道別。

櫻也舉起小手揮別。

 

單純的兩人沒有察覺到醞釀在內心深處的情愫正在萌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