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us message
真正的朋友不是第一個來的那一個,也不是待的最久的那一個,而是來了以後就不曾離開的那一個。

 9  

 ※紮頭髮真有愛ˊˇˋ

※我很喜歡日本的廟會:))

 

 

 

 

剛下過一陣雷陣雨,雨水將悶熱的街道清涼了一番。

夏季最令人心動的也許就是廟會了吧,好吃的章魚燒、串丸子、烤魷魚,以及撈金魚遊戲跟射飛鏢和抬神轎等。

還有綻放在夜空中的燦爛的煙火。

 

櫻從幾天前就期待著,每年她都會參加鎮上的廟會,她很喜歡熱鬧的慶典。

站在鏡子前,整理著自己,浴衣上有著許多白色花朵,底色是與她相襯的瑰紅,腰上繫著淡黃色腰帶。梳理及肩的髮絲,最後盤上與浴衣圖樣一樣的髮簪,像雪落在櫻花堆中般美麗。

 

夜幕低垂,腳踩著藏青色木屐,走入熱鬧的街道上,燈火燃起的光芒像一串串彩珠,樂音跟著響起。

「小櫻!這裡這裡!」喊話的是井野。

井野不再束起馬尾,而是整個盤上去,衣上有著紫色的波斯菊,白色襯底,綁著紅色腰帶,讓她看起來活潑又不過於強調。

幾乎整個城鎮的人們都有參與,包括跟櫻同班的鳴人與佐助。

「小櫻!妳穿這件浴衣好漂亮喔!我們等下一起去逛逛吧!我知道某個攤位的串丸子很棒喔!還有啊...」

「話很多,吵死了。」佐助穿著淡藍色,上頭有著桔梗花的浴衣,手上拿把紅白團扇。

 「要你管!」鳴人佯裝不悅地吐舌頭。

「好啦別吵了...欸、是牙他們耶!」井野指了另一個方向,發現牙正用力向他們揮手。

「喂—鳴人!!」

「走吧。」

四個人走了過去,一群孩子互相聊了幾句之後就各自逛了起來。

「啊!!可惡又沒中...」精準度這個詞,看來鳴人並不懂呢。

「鳴人...只要拿捏好力道就會打中的...」拍地一聲,第一頭獎。

 

「雛田好厲害喔!一次就正中紅心耶!」嘴角綻出燦爛的笑容,替她鼓掌,女孩垂下頭喃著謝謝。

 

「第三隻上勾了...啊!我的紙...」

「麻煩死了...」

「丁次輸了!我這裡有五隻!」

 「不,我這裡有二十隻!」

「真是的...人家還要做生意呀!」綁著包包頭,長得很可愛名叫天天的女孩說著。

「傻子。」同樣有著紫白眼睛,留著烏黑長髮紮在背後,跟雛田是親戚關係的寧次。

「那裡還有烤魷魚耶!小櫻妳要吃嗎?」手上的冰棒還沒解決掉就看著下一個,真是貪吃。

「啊?不用了,妳去吧。我想逛一下。」櫻舔舔嘴邊的殘渣說道。

「是喔,那待會見囉!」井野小跑步的往魷魚攤去,還不忘回頭揮揮手。

「嗯。」

 

喀答喀答的聲音從腳下傳來,漫步在熙來攘往的人潮裡,雖然四周盡是嘈雜的聲響此時卻傳不到櫻的耳朵裡。

佐助人呢?從剛才開始就沒看到他,跑到哪裡去了?

『幹嘛要在意他...』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轉過頭的剎那,櫻看見那熟悉的身影,正坐在邊界處的橫椅旁。

不知道哪裡來的衝動,她跑了過去,不管擁擠的人潮,像怕他消失似的

清脆的木屐聲從腳下傳來,櫻停下腳步,熱汗從額上滴落,喘著氣。

調整好呼吸,櫻緩緩走了過去,前方的人似乎還沒看見她,直到走近身旁。

她發現佐助正凝望著天空,似乎正等待著煙火升起。

「我可以坐這裡嗎?」櫻的聲音喚醒了佐助。

「嗯。」回頭看著她,隨後應聲。

「怎麼不去和他們玩,一個人在這裡?」

「我習慣這樣。對了,妳為什麼知道我在這?」

「我厲害啊。」

 「哼...」

這一秒她看傻了,他的側影...很好看。

櫻很久沒看到佐助的笑容了,自從一年多前互開玩笑後,感覺佐助更沉默了,很少來找自己說話,有時候會感到一點點寂寞,可是她還有鳴人、其他的好朋友,和他不一樣。

日子越久,她越有這種感覺。

為什麼總覺得少了什麼?

「喂...不覺得時間過得很快嗎?明年就要畢業了。」

「是滿快的,要是能過得慢一點就好了。」佐助說的話,帶著有些沉重的語氣。

「慢一點?為什麼?」櫻不解。

「過去了就不能再重來。」

「過去了...就無法重來啊...」

櫻點點頭,腦海裡浮現鳴人、井野、還有班上的每一個人。

「不會的。」

「?」

「一定會有什麼不會消失的吧。」

其實在無形中已經出現了,很深很深的依賴和羈絆。

聽到身邊開始出現歡呼聲,重頭戲來了。下意識地拉著佐助的手,他人卻沒有立刻回應,慢慢站起來。

「等一下。」

「怎麼了?」櫻蹙起眉頭,現在哪有時間拖拖拉拉的啦!

「不要動。」徐徐地走到櫻面前,指著她的頭髮,微笑說道。

「妳剛剛是跑過來的對吧?頭髮亂七八糟的,衣服也垮垮的。」

亂七八糟?取出暗袋裡的小方鏡查看,媽呀!這個人是誰啊!?

「等...等我一下。」櫻取下髮簪,不好意思的扯了幾下投法,正想從袋子拿出梳子...

下一秒佐助撫上她的手,拿起髮簪,手輕撥著櫻髮,再細心的插回柔軟髮絲。

「我來。」

好體貼喔...

什麼嘛,明明平常總是跟自己鬥嘴,原來他也有柔和的一面。

微微一笑,突然睜開眼發現彼此之間距離只有幾公分,下一秒整張臉紅得發燙,她從來沒這麼近看一個男生的臉,又慌忙地閉上眼睛。

整理好髮型佐助繞到背後,動作輕柔的綁好蝴蝶結。雙手有力的拉緊帶子,卻絲毫沒弄疼她,最後再順一下衣袖,大功告成。

「好了。」滿意地看著,方才緊閉著雙眼的櫻再次張眼,輕輕點頭。

「謝謝。」

「沒什麼...」

佐助停頓了許久,最後才像是下定決心一樣開口

「很漂亮。」話未落,天邊便出現了一抹淡彩,伴著一陣大響。

「啊?」什麼很漂亮?煙火嗎?

 轉頭一看,一彈又一彈的花火接二連三地升上天際,點綴了今晚的東京夜空,好不美麗。

 櫻嘴角微微上揚,把方才佐助的話完全拋在腦後,殊不知佐助說的不是什麼煙火,而是天真的自己。

 

 

 

 

 

貼心的佐助君最棒了ˊˇˋ很喜歡這樣的他

是說我好想看日本的廟會吶!

紮頭髮那裡是看到文章圖想到的靈感xDD感覺整個很溫馨很有feel★★

至於中間我是沒想太多...反正就把一堆人加上去就是了(欸

以上的以上 感謝大家的閱讀喔 :))

創作者介紹

__Since 2010__

Miharu 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