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悄悄話好可愛~我也要聽ˊ ˇ ˋ

※告白///

 

 

 

 

 

「好了,出發吧。」

時光荏苒,櫻花盛開的季節,也是畢業的時候到來。

櫻梳理完她過肩的髮絲,跟往常一樣打著制服的蝴蝶結,接著往門口而去。

這一天好快就到來了。

多少會帶點即將升學的喜悅,她卻有著失落感。

幾個月前,卡卡西宣佈了佐助即將出國的事,他的嚴肅表情還真少見。

櫻當天整個人是魂不守舍的想著那件事。

但佐助一再請求哥哥,讓他把中學唸完,才到今天還能看到他參加畢業典禮。

而且坐他旁邊。

櫻有些不自在的挽了一下百褶裙後坐下,偷看著旁邊的人。

比自己高一點,筆挺的服裝,整齊的領帶,黑色的俏髮與微微蓋住額頭的瀏海,還有那個像漩渦要把人吸進去的眼神。

也許是正值青春期吧,她覺得佐助長得挺帥的。

『傻瓜!我在想什麼!?』

櫻有些不好意思的臉紅,佐助注意到了。

「有事嗎?」低沉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

「啊!沒、沒事沒事!哈哈...」櫻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那妳幹嘛臉紅?像個蕃茄一樣。」

「我我我哪有—別動不動就開我玩笑啦!」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兩人常用這種方式對話,尤其是佐助,總喜歡找到機會就鬧一下櫻。

「紅紅的臉頰跟綠色的眼,聖女番茄。」他打趣的說著。

「人家才沒有!!」櫻並沒發覺自己的口氣像在對佐助撒嬌。

「咳咳、抱歉打擾兩位,不過佐助你是不是該上台致詞了呢?」卡卡西不懷好意的說著,還瞇起一道笑眼。

「知道了。」

淡定下來的佐助離開座位,沿途都有女生直盯著他瞧加上尖叫 。

誰叫他的長相好又是全年級代表呢?

他清清喉嚨,接著發出磁性的嗓音。

「今天是我們三年級的畢業典禮,這些年來...」

待他致詞完,還有一連串的頒獎典禮跟儀式。結束後,每個人幾乎顯出疲態,也有些人是意外的。

「耶終於畢業了!!去吃拉麵吧!!」這有活力的聲音當然來自鳴人。

 「我說你啊...都不累嗎?」櫻有些佩服,鳴人的精神怎麼永遠都那麼好?

「因為我剛才都在睡覺啊!」

「結果被罵了臭頭不是嗎?」

「真的很無聊啊!對了小櫻要不要一起去?」

「我是想去,但我還有事。」

「這樣啊。唉~難得的約會... 我跟小櫻單獨的...」

話還沒說完,鳴人頭上就多一個包了。

「痛...」

「不要亂說啦!」

「抱歉。那我去找別人囉!小櫻再見!」

語畢,鳴人送給櫻一個燦爛的笑容便揮手而去了。

「小櫻—走吧!」

櫻回過頭,熟悉的鵝黃色髮女孩正呼喚著她。

 

 

「喀噹—!」

拉式大門上頭的清脆鈴鐺聲響起,拂面而來的是淡淡的暖氣,裡頭的花卉壁紙充滿浪漫,望眼過去沒有很多人,也許是咖啡廳本身寬敞的關係吧。

 她們選了個靠窗的位置,透明玻璃映照出外面的街景及淡淡的夕陽金粉。

俄傾,兩副精緻的杯具就擺到桌上來,散發出茶香,之後伴隨著一股純巧克力蛋糕香。

「吶、妳吃這麼多不怕胖嗎?」櫻對著已經吞下兩塊蛋糕的井野說著。

「真的很棒耶!小櫻不是也喜歡吃甜的嗎?還是被某人傳染所以不要了呢...」井野有些曖昧的說,櫻當然知道她在說誰。

每次情人節看到一堆女生送給佐助一大堆巧克力他卻不收,而且當場拒絕走人,就覺得這傢伙好怪。

幹嘛那麼討厭甜食啊!

更讓人意外的是,他居然喜歡蕃茄類的料理!看他的便當就知道...

「才沒有跟他一樣呢...」說完立刻塞一口蛋糕在嘴裡,腮幫子鼓鼓的。

「開玩笑的。因為妳好像不怎麼吃呀!」

「我有!只是沒有吃這麼多...」

「別這麼激動嘛。而且...妳也不用這麼討厭佐助吧...」

討厭?會討厭嗎。

櫻在心裡問著自己。

「我沒討厭...宇智波。只是覺得他有點...壞心眼。」

 「比如說?」

「他都跟我開玩笑,有時候還喜歡鬧我。真是...」

「不會吧!?佐助他對妳...」

「什...哪有啊!」

「妳討厭他這樣嗎?」

櫻有些猶豫,再次捫問自己。

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看出她心思的井野,決定幫助她找到真正的想法。

「妳要想清楚喔,要是妳不討厭,而且佐助也是這麼想的話,那你們...」

「井野好奇怪!怎麼一直提他的事?我們還是別浪費時間了,趕快吃吧。」櫻刻意避開話題。

「我沒有故意提起佐助。小櫻,是妳不肯面對的吧。」

瞬間兩人靜了下來,櫻沉思著。

也許是吧,自己不想面對...

「是這樣又怎麼樣呢?就算我真的喜歡他,他總有一天也是會離開這裡去英國的啊。再說,像他這麼傲的人,哪有可能拉下臉去喜歡別人?」

彼此不會有可能喜歡的,不管是自己或是那個人。

不會的。

 

已經有些暗的天色與春天才有的暖風顯示出接近夜晚的氣息,這時的鳴人正撐著肚子跟佐助緩緩走來。

的確有找人,但沒想到,他找了佐助跟其他一群男生到拉麵店吃到飽後又跑去KTV唱歌,連老天爺都讚嘆他的精力充沛。

「好痛...肚子好撐喔...」鳴人挺著裝滿拉麵的肚子說道。

「誰叫你仗著有折價券就吃一大堆,現在知道了吧。」

「喂佐助...」

「幹嘛?還沒吃夠嗎?」

「我剛剛在店裡跟你說的話,不要告訴小櫻喔。」

「知道啦...到家了。」

「啊?喔喔—抱歉。」鳴人從背包裡拿出鑰匙。

房子沒有很大,不過看起來也很不錯,有個小庭院,裡頭充滿植物和盆栽,看不出來這傢伙有這種興趣。

 「那再見啦!」

鳴人同樣給了佐助一個笑容,他好像忘記了出國的事情,跟往常一樣揮手離開了。

而佐助繼續走往回家的路,沿途上交錯著天空藍與太陽光,將他照亮。

他回憶著剛才在拉麵店時,鳴人跟他說的話。

『我問你一個問題。』鳴人嘴裡還含著一些麵條,但他還是努力說出清楚的句子。

『什麼?』

『你覺得小櫻怎麼樣?』

『啊?你這什麼意思?』

『你老是喜歡鬧她呀!該不會是喜歡她吧?』

『哪有。』

『明明就有!你每次跟她聊到一半都會笑,然後就揉她的臉,說她很有趣。她小時候也常常這樣跟我玩。』

原來櫻也有些調皮。

『喜歡的話就直說嘛!但要是你不喜歡的話,就不要讓她誤會,會傷害到她。』聽得出來,鳴人很關心櫻。

喜歡...不喜歡。這兩個詞徘徊在佐助腦中好久,揮之不去。

從腦海找出與櫻的點點滴滴,柔順的櫻髮,燦爛的笑容,清脆的聲音,有些倔強卻又溫和的個性。

每次她笑的時候,佐助都會愣住;哭的時候,他也總會想辦法讓她高興一點。

因為她有的這些舉動,是為什麼。

佐助從思緒中清醒,頭一抬,看見前方的粉色人兒,居然是那個一直注意的人—

春野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