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us message
真正的朋友不是第一個來的那一個,也不是待的最久的那一個,而是來了以後就不曾離開的那一個。

※不好意思久等了~~

※圖感覺有點悲甜混雜...不過跟文滿搭的...

※天啊~這篇好長喔~~

 

 

 

這天涼爽的風吹拂大地,天氣舒適,葉片舒展,飄落於地面,太陽不像夏天那樣炙熱,而是比較和煦一點。

佐助邀了櫻出來散步,在她家附近等著。

很快地、和櫻已經在一起半年多了,一直都很穩定也很少有爭執。

就算吵架也都是佐助讓步,因為他實在比不過櫻。

倒是有一次他不開心,原因是櫻有陣子都跟鳴人在電話中打開話夾子,偏偏他們又是青梅竹馬所以聊得久,聊久一點就算了還有說有笑持續快一小時,連佐助問她要不要去走走都揮揮手應付。

吃醋。他第一次體會那種感覺。

有幾天他就像個孩子一樣任性起來,生悶氣。

除了愛吃醋以外,佐助對櫻總是細心呵護著,給她幸福。

待了許久,看見一抹粉色人影從遠方出現,是櫻。

他招手並微笑著,而她也笑著。

櫻穿著米白色薄襯衫,下頭是可可色短褲,腳踩著的是象牙白短跟鞋,在她身上,特別有韻味。

佐助也是一襲休閒風,淡橘色格子襯衫從下扣到第三顆鈕釦為止,深藍色直筒褲顯出他的高挑,褲管延伸到黑色硫化鞋。

「有沒有等很久?」櫻雙手握住佐助的手,傳來的溫度透過循環送到他的心,好暖和。

「沒有,等再久我也沒關係。」佐助回握住柔荑,牽著櫻往另一方走,今天的行程是賞楓。

他們緊緊牽著彼此,像永遠都不分開似的走下去。

「呀!」

他們計劃騎自行車兜風。

佐助踏上車身,正要採踏板,忽然聽見那柔弱的聲音。

「櫻!怎麼了?」他趕緊下車,發現櫻跌坐在地上。

「好痛...我沒事...只是不小心掉下來,太久沒有騎了。」

佐助察看櫻有無受傷,櫻揮著小手表示沒事。 

「不要緊的,你先去吧,我等下就跟來。」她給了一個令人安心的笑容,佐助嘆口氣,隨後笑笑。

「怎麼可能這麼做?車給我,等我一下。」

他走回租車店,不久牽出一輛後面有座椅的自行車。

「我載妳。」佐助招手示意。

「什...可是這樣...」櫻有些猶豫。

「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別害羞了,上來吧。」他牽住她的小手,將她放在後座,美腿蹬在下方的踏把,自己在前方讓自行車動了起來。

櫻的手握在後方的把手上,佐助卻輕拉回它們,玉手圍繞在他的窄腰,小臉靠在背後,體溫遞送到她的。

「佐助?」或許是因為害羞,小臉上多了桃紅,

「抱著,不要問。」他也...有著相同的感受。

櫻微笑,手收緊了點,閉上眼享受微涼的風與這份擁抱。

她很快樂,也感覺得到他也是如此。

佐助一隻手覆在小手上,撫著那柔軟的手,減緩自己的不自在跟緊張。

像羽翼一般,他希望能夠一直握著那雙手。

櫻欣賞著風景,緋髮如櫻花的飄逸,精巧的小臉仍是泛著嫣紅,嘴角勾著甜甜的弧度。

湛藍天空配上雪白的雲朵以及陽光,還有不時拂來的紅艷,腳踏車邁進所引來的清爽,清淨了兩人的心靈。

 

下午。

跟之前一樣,兩個交疊的背影被琥珀色的金粉灑亮,走向家附近的公園坐椅。

櫻坐在坐椅上,而佐助從鄰邊的便利商店出來,手上多了一罐紅茶。

「謝謝。你不喝嗎?對了...你不喜歡甜的東西。」櫻接過罐子,蔥指扳開開口,一股茶香味撲鼻而來。

「想要間接接吻嗎?拿來啊。」佐助打趣的說著,身子靠近櫻一些。

櫻頓時愣住,佐助更說下去。

「不然就直接接吻吧。」身體靠的更近,玄眸緩緩閉上,熱氣吐在她的小臉。

「啊、不要開玩笑啦!」櫻瞬間羞紅了臉頰,小手遮住翡眼。

「傻瓜,怎麼可能在公共場所這樣?」佐助坐回原位,勾起壞壞的微笑,長指還點點櫻的唇。

「臭佐助!」粉拳一擊擊在佐助的胸膛。

不管有沒有在一起,愛捉弄人的個性還是沒有變,還因為關係變得親密而更明顯了。

誰叫這個女孩總是吸引他呢。

櫻也沒有變,那在他面前才會有的倔強跟溫和的個性,真是讓人覺得是個可愛的女孩。

「你真的很壞耶。」櫻忍不住鼓起腮幫子抱怨他的惡趣味。

「但妳卻喜歡我。」

「你....!」的確是真的,說不過他,櫻只好撇過頭背對佐助生悶氣。

「生氣了?對不起。」佐助伸出手摟住她的肩,另一手蓋住她的小手撫著。

見櫻仍然不為所動,佐助在她的頸子蹭著,弄得她癢癢的。

「不要生氣。」

最終,她還是抵不過他的撒嬌。

櫻轉回來,嘴裡含著剛才的紅茶。

「討厭鬼。」說討厭卻微微靠向他。

明顯的、她也有像個孩子的時候。佐助輕笑著櫻的鬧彆扭。

在交往的這段時間裡,他發現她抗拒不了他,同樣的他也是。

他想起,有一次櫻對他那樣時,眨動的水汪汪綠眼,小手交扣擺在臉蛋一旁,嘴裡嚷著拜託的樣子真的會讓全世界的男人心動。

那次也是一個擁抱就不行了,他宇智波佐助居然會為了一個櫻被打敗?只能說、櫻真的很厲害。

「佐助?」看見佐助微笑的樣子,櫻心頭蕩漾的。 

「啊?」佐助呆傻的回答,從發呆中醒過來。

「你在想什麼啊?什麼事那麼好笑?」碧眸好奇的望著他。

「跟妳有關。」

「我?」

「我在想,妳也很愛撒嬌。」

「撒嬌?」

「還是個任性的女孩,讓人捨不得欺負妳。」

「你不就欺負我了?」

這稱得上是專利嗎?

「誰都不能欺負妳,只有我可以。」語氣有些霸道,卻又帶些寵溺。

 這種彷彿被宣示所有權的幸福感,讓櫻覺得很滿足。

「哪有這樣...」

「嗯?不是妳說要待在我身邊的嗎?」

 她也想,她其實也想這樣,只是有些事總是無奈的...

為什麼一直想起?

甩甩頭,想揮去那些負面的想法,最好連那些快盈出眼眶的液體也消失。

「怎麼了?在我身邊有那麼難過嗎?好好,我知道,我不欺負妳就是了,但是妳要乖乖的懂嗎?」佐助哄小孩似的說著,沒有發現她的擔憂。

櫻搖頭表示否定,碧眸對上佐助的玄眸。

「沒有,我沒有難過,我很高興。」櫻牽起笑容,掩飾著。

「真的嗎?」卻瞞不過佐助。

櫻輕咬下唇,微撇過頭隱瞞自己的難過。

「妳怎麼了?有心事?」他單純的問著,不知道她是以多少毅力堅持住。

她不能哭,不能因為這種小事就掉淚。

這些事情早就安排好的,只有在此時不能任性求佐助留下。

因為她知道,這個人一定會想盡辦法留下,跟家人翻臉。她不要,那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她要選擇讓佐助離去,去追尋未來,不是將他綁在身邊,這樣會是最好的。

即使自己悲傷又怎麼樣。

寧願以後短暫的哭泣,也不要一輩子後悔。

雖然是這麼認為,但,淚水還是從眼眶不爭氣的流下。

櫻伸手抹去,卻徒勞無功。

「櫻?怎麼了?...別哭...」佐助也不曉得原因,也只能拍拍背安慰她。

櫻遲遲沒有說話,爾後肩頭微微顫抖,像是在忍住抽噎的聲音。

「告訴我怎麼了,為什麼要這樣?」

櫻緊抿著唇,滾燙的淚水不斷在精巧的小臉劃下淚痕,滴落在雪白的大腿上,啜泣的聲音緊緊揪住他的心。

「快說呀,妳不說我怎麼懂?」他的語氣開始有些焦急跟生氣。

不自覺對他說出了真心話,櫻這時好討厭這樣懦弱的自己,這樣任性的自己。

「我沒有辦法....我沒辦法突然失去你...我不想你就這樣離去....我知道自己有時候很任性...但是我就是這樣...其實我很想阻止你的離開....因為我....」

「是...出國那件事?」

說起來,她從很久前就喜歡佐助,基於害怕跟不明白的關係才不說出口的吧。

佐助將櫻擁入懷中,低頭靠著緋色的髮頂,大掌扣住她的柳腰。

他也不想就這樣結束,但又能如何呢?

現在已經越來越接近離別的日子,難道他真的得從此跟櫻分隔兩地,去那遠在地球另一端的英國嗎?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說這些讓你為難....只是...只是...」她愧疚的說著,努力平息自己的情緒,下一秒卻因為哽咽而說不下去。

「不要說對不起...」

這是他最不想聽見的。

大手覆上臉頰,滾熱的淚水沾濕他的上衣及手指。看見小手抓著她的短褲不放,翡眸及眼角殘留的淚珠,緊咬的下唇,還有剛剛跟自己說的話,心痛的感覺湧上他的心頭。

 「我一定會回來,櫻知道嗎?...我會回來...。」玄眸看著懷裡的人兒,低沉的嗓音像在催眠人心。

「不...佐助...不要為了我跟家人起鬨...求求你...我們...我們應該分手....像之前一樣...甚至不要聯絡...」

櫻閉上眼,透明的晶瑩像露珠般殘餘在羽睫,小手擦拭著。

「看著我..不要哭...我說的是真的...而且我不會跟他們起鬨的...我跟他們談談好嗎?」

「你這樣說....只是在安慰我...對不對....?我們不會一直在一起的....你說要留下...但是不能反抗...」

說完,紅腫的眼眶再次被淚水濕潤,從來沒有在他面前這樣,從前跟佐助相處明明都是最堅強的,現在卻因為愛上這個人而落淚,小手無助的遮住美眸。

佐助也從沒有為櫻弄到不知所措,看樣子他也變了吧。

因為感情而改變了。

「櫻,聽我說,先別哭。」大手撥開她的玉手重疊在一起,微腫的眼被垂落的髮絲遮蓋,眼角有著類似灼傷的淡紅。

她累了,選擇停止哭泣,知道唯有這樣,佐助才不會為她擔心。

見櫻慢慢冷靜下來,佐助才說話。

他認真的看著她,時間宛若靜止般,圍繞在兩人之間的是斷斷續續的抽噎聲。

「妳說我們不會有永遠、是在安慰妳,那是因為其他事我們現在才沒有辦法在一起。這樣的要求或許有點自私,但是如果當我走了你還愛我,就等我回來,我說什麼也不會離開妳.....。」

 

「你肯定嗎....」她仍然有些遲疑跟害怕。

害怕佐助只是在哄自己。

害怕再也見不了他。

如此令人憐惜又心痛,就為了他,佐助無奈的深深嘆一口氣。

真的是個麻煩的女孩。

「妳知道,我不會隨便騙人,更何況是對自己愛的人。」

瞬間,櫻的翡眸因為吃驚而微微睜大,爾後急促的抽噎,滴落在身下的不是悲痛,而是感動。

「所以不要哭了,我不要妳哭,也不可以說『我們分手』的話,不可以。」語氣霸道的很,眼神卻充滿著溫柔與憐愛。

伸出手抹掉那些淚,佐助俯下身,埋首在充滿香氣的白皙項頸中,手收緊懷裡的人兒,好像下一秒就會消失一樣,攀升在臉上的溫度與吐出的氣息,透露出他對她的愛意。

 

「佐助...」玉手回抱住窄腰,精巧的下顎放在他的肩膀,小嘴喃著他的名字。

幸福,只要一點就夠了,因為太幸福反而會不懂珍惜。此時卻希望像現在一樣,滿溢出來,足以支撐接下來的寂寞與孤獨。

如果沒有意外,宇智波佐助不會離開春野櫻。

但無情的是,事實總是違背心願。

 

 

 

 

 

 

 

 

 

 

呃...有人哭嗎?? 自己倒是有點想哭...

有時候離別真的很難受  特別是跟自己最重要的人....

佐助啊!!!千萬要說到做到跟櫻櫻在一起啊!!!

當然一開始就這樣的話我也不用隔那麼久才讓他們在一起了 ~(怎覺得有點虐??

預計大概會有個兩三年甚至更久吧!!照鼬所說到佐助成年~~(串通是吧!!

到時候櫻還會願意跟佐助嗎....這要看小佐了

昨天我們班去平溪玩耶!!還放天燈~~

沿途有經過侯硐 貓咪好可愛~~

說到這個 我們有人搞錯跑到台北車站了...話都不聽清楚...不過他們後來居然在某站上車趕到!!超神奇的~

話有點多抱歉 總而言之感謝大家閱讀  要留言的請排隊 緋櫻謝謝你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haru Hiiragi 的頭像
Miharu Hiiragi

__Since 2010__

Miharu 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晴天
  • 也有一點
    後面那段是我唯一看了會有點想哭的一段
    寫得很好!
  • 哈哈哈現在看以前寫的文
    好像都是在強調用詞 沒甚麼內容>///<
    然後自己在那邊感動= = 超傻的ww

    Miharu Hiiragi 於 2014/07/18 17: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