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us message
真正的朋友不是第一個來的那一個,也不是待的最久的那一個,而是來了以後就不曾離開的那一個。

120466026.jpg  

※啦啦啦 這是99%的續集~~(灑花

※起初悲傷成份有

※篇幅有點短

※佐鳴櫻向

 

 

『再次相遇,還愛著嗎?』

 

 

八年後。

比那時約定的多了四年,佐助才從英國凱旋而歸。

剛啟航,他就在班機坐位上打起盹來,熬過了這麼久也難怪,所幸事情圓滿落幕。

沒想到,冷酷的他也會有想念別人的時候。

打從他剛去那個遙遠的國度開始,便有著懷念他們的心情。

但還有個人是自己始終最無法放下的。

那個當初在面前倔強,那個任性的女孩,那個令他深愛的人。

現在終於可以回到她的身邊,雖然比約定的還晚,但只要可以見到櫻就好。

彼此在那段期間都沒有聯繫讓他愧疚,佐助心裡仍然掛念著那份感情。

或許他真的變了,變得會去在乎,會去珍惜,會去思念。

他說過,這次絕對不會放手。

他要在她身邊陪伴,以便彌補因為離別所沒有的溫暖和給她最大的幸福。

就這樣睡去,嘴角似乎掛著淡淡的笑容。

約莫過了兩三天,佐助終於從班機下來,托著那箱行李步出機場,好久沒有呼吸到日本的空氣了,他深呼吸,接著踏出近於喜悅的步伐邁進。

「櫻,我回來了。」

 

 日本,東京。

從明治維新開始發展,成為全國的首都,也是經濟、文化等領域的樞紐中心,還有全世界最複雜、最密集且運輸流量最高的鐵道運輸系統和通勤車站群的八公口廣場。

當然還有著名的東京鐵塔與春天盛放的櫻花。

 

下午五點多,從一間市中心的公司下班,飄逸的及腰秀髮在空中形成美麗的拋物線,精緻的五官和多年前一樣,但多了份嫵媚,自信的眼神,柔嫩的肌膚,使她不斷吸引許多人愛慕的眼光。

蹬著黑色漆皮高跟鞋步行,手裡的包包裝著滿滿的資料,她的工作能力與思維絲毫不輸人。

記得有一次,公司的帳目出了問題,每個人都為這件事感到煩憂,擔任會計的她仔細計算過數目後,才發現是一個規則的疏忽造成的。

主管很賞識她的精明,所以很重用她。


也許是想要淡忘佐助的原因,她總是埋首於公事,更常主動留下加班,只是今天例外罷了。

又為什麼想這樣?一切只因那個彷彿短暫夢境的謊言吧。

她記得,佐助說過在他們二十歲時會回來,於是一個人撐過了那四年,自己努力的讀書。

但是他連封信都沒寄來,甚至完全沒有消息。

她試過打國際電話給他,但自己好像就會一直跟他聯絡最後花一堆錢還像個擾人的長舌婦。

四年過去了,他沒有回來。

這些年她的身邊多了位追求自己的男人,起初她婉拒,但是他不會被這種小事打敗,不只為了櫻做了很多事情,在她沮喪時也總是展現燦爛的笑容安慰她,漸漸櫻也感受到:他是真心的為自己付出,而不是為了取代佐助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一開始,她認為是佐助有事才耽誤,於是又多等了一年、二年、三年。可是時間越久她越遲疑,到底是要等待佐助,還是該放手找尋自己的幸福?

直到最後,她認為佐助不會再回來,只是在安慰當初那個單純無知的春野櫻。

她是如此眷戀他,如此想念他,可是沒想到這些承諾居然是個幌子。

相信這個天真的謊言真是太傻了。

 

但這個看似堅強的她也會有脆弱的時候。

那時佐助離開了六年,在整理房間時,無意間找到一包用袋子裝起的照片。

突地、眼中印照出的影像使她震驚了。佐助跟自己的合照。

照片中的她笑得很燦爛,很少微笑的他也擺出淡淡的笑容,手摟著她的肩膀,涅髮和緋髮交疊在一起。

記憶從長遠的腦海森林中被挖掘出來,他們做了一個約定...

 

那天去野餐回來,跟平常一樣他們離開公園手牽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吶、佐助。」

「什麼事情?」

「四年後如果你真的回來了,還會喜歡我嗎?」

「你覺得不會?」

「不是...我怕你那時候不記得我是誰...」

「傻瓜。我可以忘記所有事,但我唯一不忘了妳。」

「那如果你突然被其他事干預了沒辦法在那時候回來呢?比如說晚了兩年甚至四年的話。」

佐助有些無奈的嘆氣,這女孩擔心的都是不需要。

「如果妳願意等,再晚回來我都會去找妳,就算晚了一百年也是。」

「我當然會等!因為人家最喜歡你了!」

 

照片上多了幾滴液體,不久又滴落。

他說過「我愛你」這樣的話,只是為了哄人而產生的工具嗎?

佐助並沒有回來,櫻也沒辦法等了,這是事實。

她好想念佐助,以前天天等他歸來,他不在身邊好孤單,但自己仍然愛著。

照片上的笑容好幸福,卻殘忍的摧殘她努力建起的理智的圍牆,零碎不堪。

 自己早點放手或許對彼此都是一種解脫,沒有必要去糾結一段小時候無知而萌芽的感情。

她長大了,不再是也不能再是個孩子。

但那天她放肆自己大哭一場,嘴裡喊著佐助的名字,緊緊握著那張照片,揉得上面多了些皺痕。

之後明白跟他根本沒有所謂的永遠,她徹底死心了,換來的是寂寞悲傷的結局。

 

 

 從包包裡傳來振動,她拿出手機,釉綠的雙眸閱讀著手機上傳來的簡訊:

「櫻:

星期天有空的話一起去吃晚飯吧。

我知道有家店的拉麵不錯吃,還有如果又加班的話小心不要太累了要記得吃飯喔。

                                                                                          鳴人。   」

沒錯,她現任的男朋友就是那個從小追求自己的男人一漩渦鳴人,以前不太喜歡唸書的他後來努力後也有份出色的工作─心理醫師。

一直都滿穩定的,也很快樂。

櫻勾起甜甜的笑容,那種幸福的微笑給了佐助以外的人,她已不在意了。

表面上是跟別人,但自己到底愛不愛也不曉得。或許只是為了鳴人對自己的感情,才和鳴人在一起的吧。

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膚淺呢?

也許佐助都不記得了,甚至早就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才沒跟自己連絡的吧。

試著遺忘一切,也不再每天期待他的歸來,認為他應該定居在那不要為了這個微小的承諾回來。

最完美的結局,就是希望佐助已經忘記自己去追求其他人得到幸福,這樣櫻也會覺得幸福。

就算,這樣的幸福或許是虛偽的。

 

 

 

 

 

 

 

 

 

各位看到這裡會不會有點失望呢??

櫻不愛佐助了!!!!!! 

其實也不能怪她嘛 還不是是那個欠揍的小佐自己不回來

抱歉一開始就弄悲文...預計還有兩三篇吧(虐

是說我第一次寫鳴櫻佐 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呢...

下篇當然...要開始重點囉!! 

佐助回來了  真愛贖罪大作戰(ㄎㄅ

當然也是困難重重  因為鳴人也是愛著櫻的

總而言之 感謝大家的閱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haru Hiiragi 的頭像
Miharu Hiiragi

__Since 2010__

Miharu 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晴天
  • 有問題 (´・ω・)
    怎了!!!!!!!!!!!!!!!!!!!!!!
  • 這系列都已經完結了喔~~

    不嫌棄的話請繼續摸索這個非常無厘頭的奇怪文章吧ww

    Miharu Hiiragi 於 2014/08/09 14:21 回覆

  • 晴天
  • 我覺得很好ㄝ!
    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