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65999

 ※不好意思我好晚才更新~~終於要解謎了

※昨天兩天一夜隔宿露營超棒的!!!

 

 

 

 

 

四年前,佐助二十歲了,照法律規定已經可以獨自生活,而且他天生就很聰明,在異國的成績同樣優秀。

更重要的是,他終於能履行跟櫻之間的承諾。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但在那年,英國的公司,也就是父親的子公司卻出了差錯。

鼬繼承父親的事業是很久前就決定好的,一直以來也都經營的很順利,員工們都很信任他能擔當這一切,對他的領導讚不絕口。

卻有了意外的插曲改變一切。

那時有個男人進了公司工作,聽說他一心想錄取這間數一數二的大公司好出人頭地,不久便升職了,因為他的心思縝密且精明能幹,很有上進心。

誰曉得,那也是最容易傷害人的武器。

那男人的未婚妻竟然跟鼬相識,那時鼬並不知道,有陣子都跟那女人在一起敘舊,那女人也似乎很樂意跟他相處,彷彿不在乎她跟那男人的婚約。

事實上,那女人沒有愛著那男人,她從大學就喜歡著帥氣凛然的鼬,對那男人只抱持著淡淡感情。後來得知鼬在T公司工作,才跟那男人在一起,也是為了跟鼬重逢表白,所以常藉著等男朋友下班的理由來公司順便用舊識的身分去探望鼬,有時沒有約會也會聯絡。兩個人一直都滿要好的,女人也都隱藏著事實。

直到有一天,她跟鼬在一起的事被他發現了,這時那男的才恍然大悟她不愛自己,當時非常憤怒,下定決心跟她分手而且對鼬懷恨在心,威脅要提告,這樣公司很可能就會倒閉,父親的畢生心血也會幻滅。

後來發現這間公司有權有勢,就打消原本激烈的念頭,提出以公司公款的四分之一作為賠償就原諒他們的過分要求,起初很猶豫,但為了保住父親的理想而答應了,男人也照約定離去。但非合作廠商的公司卻看準機會搶走T公司的市場,使得它國際地位跌落,那時又剛好面臨不景氣的衰退窘況,員工們漸漸的產生不安,雪上加霜。

身為總監的鼬必須忍下一切辛苦,過大的壓力與擔憂壓得他喘不過氣,累積下來的煩憂造成他過勞而臥病在床。

父親生前的摯友是公司的重要人物,兩人從小志同道合,互相信任。

長大後佐助的父親開了公司,那位摯友就一心為公司付出,佐助父親在日本時也很放心把子公司交給他,鼬出國留學接到噩耗時,遺囑還寫道請他關照,鼬剛接手父親事業時,許多事都是由他教導,鼬倒下了,父親的摯友替公司著想,不得已決定讓年輕且有實力的佐助暫時代替他扛下公務,代替他度過經濟蕭條的那幾年。

那時要回國赴約的佐助陷入兩難,最後為了哥哥只能選擇答應,起初鼬並不贊成,認為佐助應該去追求自己的未來,但基於健康因素無可奈何。

至於為甚麼不自己接手,是因為身為兒子的佐助更有權利跟義務。

所幸佐助果然很優秀,經過那位摯友開導後便立刻上手,他們幾乎沒有操心過。

後來宛若戲劇般,那個女人又出現了,她向男人表明自己心儀的對象不是他,跟他解除婚約。雖然自己以前用的方法錯了,但是她對鼬是真心的。

她一直陪伴著他。而他也知道她的懺悔跟心意。

轉眼間又過了四年,佐助已經違背約定,對櫻充滿愧疚感,但是他仍然著緊哥哥的健康,始終放不下兩邊。

鼬告訴他:一個女孩會一直等待一個男孩,但是時間久了還愛不愛得要看他。

就像他們現在一樣。

佐助體悟到這個道理,下定決心回到東京和櫻重逢,鼬充滿感謝的告別,要他以後好好度過自己的未來,這些事才順利落幕。

他繞回半個地球回來,現在就在他深愛的櫻面前。

 

 

「這就是...你晚回來的原因...?」

「沒錯。」

 她現在終於知道這八年來的一切,先前的疑惑煙消雲散,但是櫻還是覺得好混亂。

 知道了全部,她已經可以原諒佐助,可以安心的倒進他的懷裡撒嬌,可以永遠在一起。

要是她單身的話。

「對不起,讓妳一個人待在東京等我,但是我還是希望妳能夠原諒。」 

 「我為甚麼要聽你的。」

又是一樣的倔強口氣,櫻忍不住這樣回答。

 「櫻,對不起,我知道妳很氣我。」

「你既然明白我會生氣,又為甚麼要回來?那年你沒有回來我相信是有事擔誤了,所以我在等,可是我不知道一等就是接近十年之長。我告訴自己你不會再回來,催眠著自己。當我認為你不可能跟我在一起時,你竟然出現在我眼前。我真的不知道要用什麼心情去面對你。」

 她該高興嗎?她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好混亂,她快崩潰了。

「我知道妳一時之間無法接受,我會等。等到妳願意接受。」

「我不想再在意這些了,不要再堅持也不要愛我了好嗎。」

「我一直都愛著妳,從離開妳那天起就日夜思念著妳,到現在都是。」

「這樣啊。我也一樣,從你離去那一天起我也天天想著你,我的腦袋填滿了全部的思念與心意都是為了你。可是現在已經太遲了。」

佐助不能再愛櫻了,櫻也是,放手才是最好的結果。

櫻從包包裡拿出錢放在桌上,接著準備起身離開。

彼此不要再糾纏。

快些放棄吧。

「所以不要再說了,我們分手吧。」

說完櫻快速步向餐廳門口,能走多快就走多快。

 

 

真是個會替哥哥著想的好弟弟,獨自扛起公司的重任。

他也是個很專情的人,到現在還沒放棄自己。

沒錯,兄弟姊妹互信互愛,在他人眼中或許會被讚譽為兄友弟恭,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但對佐助來說,自己也許只是一種渺小的存在,才會如此過份的拋下。

既然都拋下了,那又為什麼不乾脆放手。

人行道的綠燈剛好亮起,櫻正想穿過馬路,柔荑卻被大手給緊緊握住。

轉過頭,是從餐廳追出來的佐助。

「放開我!」

他的眼神認真的注視著她,決心比石頭還要堅固,稍微鬆開手的力道卻沒有放掉。

而櫻狠下心要切斷一切,沒有絲毫的害怕跟退縮。

「櫻,不要分手。不要離開我,我再也不會離去,我只要跟妳在一起,原諒我好不好?」

「我說過請你不要再愛我了,這樣對我們都是傷害。」

「我不想讓你難過...」

甩掉手,櫻頭也不回的像旋風一般迅速跑離佐助的身邊,留下停在原地的他呆望著自己。

跑到有段距離看到佐助沒有跟來,她才停下來喘氣

對不起,佐助...對不起。

小手摀住嘴,微弱的哽咽聲只有自己聽到。

那其實,也是一種心碎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