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我又更新了耶~~

*請謹慎入看。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呢?

只要出門,他都會牽她的手,像是希望永遠在一起一樣。

那是她一直的心願。

突然,手裡多了熟悉的溫度,發現是他緊緊牽著自己的手,她抬頭看著比自己略高的他。

「走吧。」他淡淡的笑著。

 

 

 

如果有一天,知道自己深愛的女人愛上別人,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就不該再說些什麼。

那如果相反呢?

佇立在家附近的街口,櫻思考這個問題,也正在想該怎麼和佐助道歉、說明白。

佐助錯了,可是自己也說了謊,傷害的是三個人,不管怎麼樣都太不應該了。

而且就算鳴人願意原諒自己,櫻還是覺得內心充滿愧疚。

想到剛才鳴人要走之前還打算幫她和佐助講白,但基於種種層面,她還是認為一切行為要自己負責。

看到那種傻勁和打從心底關心自己的樣子,櫻百感交集。

要是能夠重來,她一定會選擇誠實面對自己的感覺,也許就不會那麼傷害他。

後悔以前也來不及了。現在重要的是該怎麼辦,至少她該和佐助道歉,儘管已經快十年了,不可否認的是....

她從來沒忘記他。

良久,有個人影正慢慢接近這裡,起初他似乎有些疑惑,後來還是繼續往前,越來越近...最後到了櫻的身旁。

注意到聲音的櫻不經意的抬頭,下一秒她吃驚地說不出話來,綠眸看著眼前熟悉的面孔,是佐助。

「佐助...」唇輕顫著,不知覺間喚出他的名字。

「妳怎麼在這裡?」因為他以為櫻會跟鳴人回家的....

「對不起...我騙了你...我不應該說謊....傷害你跟鳴人...還說很多話讓你很難受...」

「櫻...」眉宇微皺的望著她。

「我說要跟你分開是因為我不想讓鳴人難過...可是後來我發現最後難過的是我們三個...」

她的聲音明明哽咽卻忍著鼻頭的酸意,努力不讓眼眶堆積淚水。

「我知道你很生氣,所以你不願意原諒我沒有關係,但我還是想和你道歉。」

他無奈的嘆息。

這個不管過了多少年依然傻的女孩啊—

「我的確生氣。」櫻更垂下頭髮,還是死命地忍著顫抖的聲音。

「可是我沒有說不原諒妳。」

綠眸驚訝地望著佐助,他伸出手撫上她的側臉。

「倒是我讓妳等了十年之久,妳願意原諒我嗎?」

可能是釋放了壓抑太久的罪惡感和感動他對自己的深情,櫻再也壓不下的眼淚此時終於潰堤,沿著弧度滑下的滾燙淚珠沾濕佐助的手,小手摀住半臉,垂頭啜泣。

見狀佐助也緊張起來,以為是自己太過直接讓櫻感到壓力。

直到她稍稍止住抽噎聲,才點點螓首表示同意。

「那以後不可以瞞我任何事情。」

放鬆下來的他淡淡訴說著理所當然的事情,語調裡蘊藏著不想再有這樣經歷的情緒。

粉紅人兒聞言立刻點頭,佐助滿意的微笑。

「妳哭起來還是一點都不可愛。」

佐助輕輕拭去櫻臉上的淚水,帶著有些戲謔的語氣說著,這是他的半違心話。

他希望以後,櫻的眼淚是喜極而泣的眼淚,但他並不討厭她夾帶難過的表情。

「笑一個吧。」

櫻抽了鼻子,微微勾起嘴角的弧度。

原來這就是釋然的感覺。

突然,佐助放開了櫻,往另一方緩緩步去,櫻不解的看著他。

「回去吧。」他回頭說道。

櫻愣了一會兒。

「我送妳回去。」

 下一秒櫻才趕緊加快腳步,走在佐助後頭。

 

這個場景讓她想起以前和佐助走同路回家時,她總是跟在他後面,偷偷看著他卻不敢並肩。

偶爾他回頭,總是說著「妳走得眞慢、太陽都下山了」之類的話。

其實那時候她並不知道,他的話裡還藏著什麼意思。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呢?

想到這裡,更多回憶慢慢浮現在她的腦海。

只要出門,他都會牽她的手,像是希望永遠在一起,像是他最珍惜而怕失去一樣的牢靠。

 

突然,前方的影子不動了,一隻手伸了過來,櫻發現是佐助的手,抬頭看著比自己略高的他,眼神有點不可置信。

「走吧。」他淡淡的說著。

她微微一笑,也伸出小手。

這一次,朦朧中彷彿看見了燦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