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us message
真正的朋友不是第一個來的那一個,也不是待的最久的那一個,而是來了以後就不曾離開的那一個。

*這張圖的櫻好漂亮~~

*快考試了好緊張啊——!!

*居然出到第六集了耶!!好開心~~

 

 

 

 

 

 

 

才正想用平常的速度走路回家,肩膀被握住了。

回過頭,那人喘著氣看著她,汗水從額角透出,微亂的翹髮沒有給人異樣感,反而危險帶絲帥氣,又是佐助。

「你要做甚麼?放開我!」櫻試著掙脫他,無奈兩人的力道始終有差別。

「櫻,聽我說話好嗎?」

這個人是怎樣?就不能乖乖讓她走嗎?

「我不想聽,我要回家!」她有些著急的說著,現在她恨不得趕快從他身邊逃走。

一切都該結束了,不要再說些甚麼了。

櫻害怕自己的決心會因為佐助的甜言蜜語或是一個擁抱給化解掉。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妳說,拜託妳聽我說完好嗎。當時我不能拋下生重病的哥哥,他一直都很照顧我,我不能丟下他,這樣無情無義。」

「那你對我就有情有義嗎?我不要聽!」

「冷靜點聽我說好嗎,我現在必須跟妳說重要的事,所以不要離開。」

櫻乾脆別過頭不看他一眼,就是不想聽那些無意義的東西。

不管是他的愛還是賠罪,全都拒絕。

選擇逃避。

「櫻,看著我。」而佐助仍然在櫻崩潰的邊緣試著喚醒她。

「櫻,冷靜點,先聽我說好嗎?」

他使些力將她轉回來,她還是不肯賞他一眼。

「拜託妳,看我一下。」大掌輕柔的撫上柔嫩的臉頰,些許的緋髮遮住她,櫻緊閉著眼,抿著唇逞強。

這場人力角戰,她認輸了,她累了。

突然感覺到眼眶裡的熱氣,那是焦急的傷心液體。

她不能哭,再哭下去就甚麼都完了。

櫻緩緩張開翡眸,透明水珠仍然在眼眶中打轉,卻沒有落下。

「為甚麼...你為甚麼要那麼堅持不早點放棄...你不怕傷害...難道我就也不害怕嗎?...就算你回來道歉解釋也是一樣,被你隱瞞的感覺有多麼討厭你知道嗎!?在你不在的時候,我每天都在想你,連晚上作夢都夢見你,這種緊纏著人不放的感覺很難過你懂嗎...原來這一切...換來的只是一場太純粹的幻想...就是因為我愛你所以我很心痛...你到底知不知道...。」

小手緊握,陷入佐助胸膛的衣料裡,櫻無助看著眼前的佐助,看著這個令她傷心無數次的男人。

佐助憐惜的揉揉櫻的頭,溫暖的手傳遞著溫度,眉頭蹙著,面對這樣憔悴的櫻,他也捨不得,可是有些事必須說清楚明白。

「我獨自丟下妳在東京,讓妳感到孤單,我知道妳很難過,可是我兩邊都放不下,也有想過為了哥哥拋下妳值不值得?剛開始我很糾結,後來我想通了,要是一切可以重新開始,我一定全部都跟妳說,絕對不會讓妳有這種不舒服的感覺。」

「妳剛剛說,那種思念人到無法自拔的感覺很難受,我也一樣。在英國那幾年,我沒有一天不想妳的,我很想立刻到妳身邊跟妳在一起,那裡如妳所說的環境優渥,我的成績也都維持在一定標準,身邊也有很多女生圍繞,但我都只想著妳,櫻,沒有妳的日子我一點都不快樂。」

「我讓妳心碎,而且隱瞞妳全部。但我從沒有想過要放棄我們之間,所以為了妳我一定要回來,就算妳短時間之內無法原諒我,我也會等到妳願意。」

他俯下身,埋入她的頸窩,每分灼熱的氣息都烙印下,雙手緊緊抱著她的嬌軀。

可是這就是佐助表達感情的方式。

「我雖然不是很擅長說這樣的話,也做出這種讓妳傷心難過的事,可是我還是想說,我不能失去妳。」

櫻呆愣住,就這樣待在佐助的懷裡,小手猶豫到底要不要推開他的擁抱,也不敢回抱佐助。

最後櫻還是選擇維持現狀。

「...為什麼...?」

佐助只是收緊擁抱,讓櫻有些難以呼吸,爾後在她耳邊細語。

 「因為愛妳。」

佐助放開了懷裡的櫻,看著她呆傻的可愛模樣,微微勾起笑容,牽起她的小手走向常去的公園。

在不知道真相的佐助看來,櫻就是他最珍惜最寶貝的女孩。

 

 來到了家附近的公園,兩人坐在橫椅上,佐助的手裡多了櫻最喜歡的可可跟自己要的黑咖啡,他坐在她身旁開著罐子。

櫻呆呆的望著佐助,若有所思的想著剛才他跟她說的話。

忍不住抿起唇,鼻頭酸酸的,她微微抽起鼻子。

一方面很感動佐助那麼深愛自己,一方面又有種罪惡感。

「櫻?怎麼了嗎?」

察覺到旁邊人兒的不對勁,佐助擔心的詢問。

櫻趕緊止住悲傷,現在不該再讓佐助為自己操心了。

「我沒事,不用擔心。」她給他一個淺淺的微笑,以前常常給佐助這樣的笑容。

在知道可人兒沒事之後,內心也緩和了下來,佐助將香濃的可可遞給櫻,自己則坐在旁邊打開苦苦的咖啡品嚐。

櫻吞下一口香甜後,轉頭看著旁邊的佐助,又看著手裡握的熱可可。

不管過了多少年,佐助還是記得她喜歡的飲料,也記得櫻最喜歡甜食。

 「佐助,你說的事情是真的對吧?」

「嗯。當時真的是因為不得已才這麼做,我對妳很抱歉。」

「沒關係啦,我也很對不起,你都清楚解釋過了我還懷疑你。」

「謝謝妳可以理解,還有別再說道歉的話了,是我做錯事情。」

櫻淺淺微笑, 看著旁邊的佐助。

又再一次看得入神了,所思念的女孩就在自己眼前,還對自己笑著,任何話語都說不出此時在內心舞動的波瀾。

「櫻,我們能夠重新來過嗎?」佐助謹慎的詢問著。

櫻頓時陷入兩難中,這是個困難的要求。

她看著佐助,不停眨著翡眸,又不時看向別方。

不能答應佐助,也不想傷害鳴人。

看見粉紅人兒眼裡的猶豫著,他明白的。

「我知道了。不管要等多少年,我都會等到妳願意接受為止,在那之前我們就當朋友,好嗎。」

櫻點點螓首,表示同意朋友的關係。

佐助勾起微笑,玄眸眷戀的看著櫻,櫻的嘴角也勾起了弧度,只是——

談到成為戀人這方面,內心卻還是不知道所謂的答案。

 

 

 

 

 

 

 

 

 

 

面對鳴人跟佐助這兩個都愛著自己的男人 櫻開始感到猶豫了

最後會怎麼樣呢??

是說緋櫻快段考了  所以比較沒空...

這是國二第一次段考耶!!!要衝衝衝––

地理跟理化雖然沒有其他科好...但緋櫻會加緊複習(握拳

最後感謝大家的閱讀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haru Hiiragi 的頭像
Miharu Hiiragi

__Since 2010__

Miharu 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天
  • 在這種情況下
    我討厭鳴人
  • 因為這像所謂的橫刀奪愛嗎??

    Miharu Hiiragi 於 2014/08/09 14: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