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悲文這樣。

*衛生紙一大捲請自取。

 

 

 

「在那之前,我們就當朋友,好嗎?」

沉思。

剛剛搭電梯從漆黑一片的大樓下來,外面的世界也早已被渲染一片深藍,璀璨繁星和街燈一起點綴夜空下的東京。

踩著黑色高跟鞋,身上一襲黑色辦公套裝,純緋色的及腰髮茨披散在她的香肩,杏綠瞳眸疲憊的看著前方,身旁路人車聲的喧鬧跟幽靜的她形成鮮明對比,彷彿此時一點聲音都傳不到她耳裡。

今天是加班日,有多少繁忙鎖事需要處理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櫻早就習慣晚回家,特別是這幾天。

因為只要沉澱下來,就會想起佐助。

只有讓自己全心投入在工作中,才能忘掉那些訊息、那些無意義。

距上次見面又過了好幾個禮拜,櫻都沒有跟佐助出去,甚至都沒連絡。

也許是,心在猶疑。

所幸的是這段時間以來,佐助也都沒來找自己,頂多傳簡訊問她今天好不好,儘管櫻只有看看。

卻都沒刪除。

明明就跟鳴人一起了,還在乎別的男人,根本是差勁的女人。

可是不論自己有多差勁,總是被愛著。

為什麼總是被溫柔的對待著?

可不可以不要再這樣子?

堆積在心裡的罪惡感一天天逐漸增多,在傷害彼此卻無法停止。

也許...也許自己根本就放不下。

也許內心還在默默祈禱著。

也許自始至終都沒有忘記佐助的存在。

 

霎時明亮的光線映入她的瞳仁,抬頭一望是以前約會的咖啡廳。

櫻猶豫了一會兒,才緩緩從包包裡掏出手機,熟悉的按下號碼,才剛按下通話鍵沒多久就被接聽了。

「喂?」手機那端的低沉嗓音,那是她最眷戀的聲音。

「佐助...我有事想跟你說...你現在有空嗎?」

聽見那抹令人想念的聲音,佐助嘴角不自覺上揚。

「有,約在哪裡?」

報備完地點結束通話後,櫻就坐在店外的木製橫椅上。

不論如何都得告訴他,不能就這樣瞞他的...

櫻這麼告訴自己,希望能多些勇氣告訴佐助真相。

但仍然下意識的咬著唇,小手緊緊抓著裙襬,浮出一條條鮮明的皺紋。

不時看看四周,發現不遠處有個深藍色的人影走動著,爾後朝她走來,到面前時櫻有些發愣。

「等很久嗎?」

「不會。我們進去吧。」櫻擺出禮貌性的笑容,藉此隔開兩人的距離。

當然,佐助感受到了。

選在靠窗的位置,隨意點些飲品,又是一陣沉默。

櫻望著窗外,什麼也不說,只是輕輕嘆息,顯示她複雜的心情。

「不舒服嗎?」直到她終於注意到對面佐助熱切的視線與關心才匆匆轉過頭微笑。

「我沒事,不用擔心。」

什麼嘛...自己約人家過來還心不在焉,任誰都會感到莫名其妙吧。

「沒事就好。對了,妳要跟我說甚麼事?」

終於來到今天了。

這才是她心不在焉的原因。

到底要怎麼跟佐助提起?

到底該怎麼說不要在一起?

到底要怎麼說...其實我不該愛你?

「我...」好不容易說出一個字,在這同時,佐助微微挑眉表示自己專注的聆聽,彷彿在考驗她的勇氣。

心跳不斷加速,小手緊抓著桌巾,輕咬著唇,綠眸不知所措的避開他的視線。

經過一番折騰,不安的情緒才慢慢平復一些。

「你是不是什麼也能答應我?」

說穿了,結局也不會變得幸福。

「...嗯。」佐助有些不解櫻的意思,不過只要是櫻,什麼事他都能去做。

如果做得到的話。

「我們不要在一起了。」

瞬間,內心充滿著問號,而佐助仍然選擇保持冷靜聽櫻說完。

「怎麼突然說這個?」

「其實我...我並不值得你這樣子。」

「為什麼不值得?我真的就是想跟妳在一起。」

「我...很差勁呀...你一點也不用這麼在乎我。」

聽後略帶不悅的佐助蹙著眉宇,伸出手握住對面的玉手,表情認真的看著櫻。

「別說甚麼『我不用在乎』,我就是在乎妳,不管妳到底如何。」

櫻反射性的抽回小手。

越是跟佐助親近,心中的罪惡感就越大。

「能不能不要說這些...」

儘管聲線微弱,還是聽得出來她哽咽的聲音。

「明明很久以前我們都看對方不順眼...但...為什麼會在一起...為什麼想要在一起...?」

如果當初不要試著了解佐助,不要想注意他,也不會這麼難過。

但佐助為何還執著著彼此?

「為什麼要這樣子...佐助...」

櫻無助的說著,晶瑩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她伸手抹去,卻徒勞無功。

真的好想跟你說對不起。

大手握回那雙嫩手,輕柔的安撫她的情緒。

 「別這樣。」玄眸憐惜的看著對面的人兒,溫柔止不了她的悲傷,反而增添更多。

「我對你來說已經是過去了...我們都該放下...我不想要你為了我耽誤自己...」

「這是甚麼意思?」

「其實我已經...跟別人在一起了...」

「!?」

在一起?

喜歡上其他人?

這就是櫻要說的?

混亂。

佐助靜靜的注視著櫻,那個一直放在心裡的女孩,一直愛著的女孩。

「...是誰..?」他鼓起勇氣的說。

「...是鳴人...」她也是。

 或許是自己從未跟櫻聯繫才會這樣;也或許是自己太過看重這一切。

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半點想責怪鳴人的想法。

一絲驚訝閃過他的玄眸,取代的是滿滿的無奈。

「這段時間都是?」

「沒錯。」

「他也知道這些?」

「知道。」

「那妳快樂嗎?」

「快樂。」

是因為喜歡鳴人,還是因為鳴人喜歡自己?

不管怎麼樣都一樣膚淺吧。

「對不起...」

「為什麼這樣說?」

「那是先背叛你的我不對。還有不要怪鳴人,他沒有要破壞我們的意思,是我...」

是我不想傷害他。

「我沒有怪他,可是妳怎麼不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做?」他質疑著。

「我...」我也不想傷害你。

「隱瞞對我們來說,才會是最大的傷害,傻瓜。」

就是因為想要掩飾,才造成更多傷害;

就是因為害怕傷害,才想裝做什麼都不知道。

佐助輕嘆一口氣。

「妳說不想傷害,所以選擇隱瞞,但妳有想過我知道後會怎麼樣嗎?我現在好混亂,...我們的承諾就這樣破碎了...所有也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或許那時候我根本不應該離去。」

「但我說真的,我愛妳。」

 手握得更緊,溫熱的感覺從手掌傳遞到她的心,熟悉的感覺。

 「如果妳不要了,我也不會強把妳綁在身邊,妳想要的幸福我會讓妳去追。但—」

墨眸再次對上綠眸,眼底充滿無盡的哀傷。

「我離開了妳。所以我也該說抱歉。」

櫻牽起苦澀的微笑,含著眼淚看著佐助。

「從你離開那天我就一直在想,我們是不是再也不可能,雖然我把承諾放在心裡,可是時間越久我越不安,我怕你不會回來,我怕你會忘記我們的一切。期待漸漸被淡出,當你回來時我完全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要用什麼心情什麼表情面對你—你還是沒有改變,但我...我不能再為你做些甚麼。我不能說『我愛你』,也不能說『我很想你』,更不能要求『永遠在一起』。」

「所以...我知道這樣子很自私...但我也希望以後...你可以找到下一個幸福...」

在說出這些話的同時,心裡不自覺的揪著。

「櫻...」他喚著她的名字,語氣充滿眷戀,但櫻只是勉強不讓嘴角變成直線。

「這次是真的再見了...佐助...祝你幸福...對不起。」

輕輕抹去臉頰上的溫熱,有些紅的雙眼給了他肯定的眼神。

她的視線注意到不知道甚麼時候送上的熱咖啡,一口飲盡,苦苦的。

就像現在的彼此。

從手提包裡掏出錢後塞在杯底,櫻緩緩站起疲憊的身軀,往店門步出,正要離去時—

「!?」

大手扣住她的柔荑,櫻本能地回頭一看。

是佐助。

「妳覺得我可以當成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嗎?」他試探她。

他是不想責怪她,可是沒說會放棄。

「櫻,別離開我好嗎。」

不要說甚麼道歉的話。

不要從此變成陌生人。

將櫻轉過身,雙手放在她的頸肩,讓自己看見那迷茫的小臉,發現再也不能堅持的眼淚早已從她眼角滑落,但她還在逞強的抿著唇時,心緊緊揪著。

他毫不猶豫的將她拽入懷裡,低頭嗅著馨香的櫻髮。

「佐助...」

「在我身邊...」他說著自己的真心話,哽咽的掩飾不了內心的難過。

他是真的很愛櫻。

「已經無所謂了吧...」

「我說過我不可能當什麼都沒有發生...」

「傻瓜。」

他不解的抬起頭,對上的是玩味卻又哀傷的綠眸。

這句話,也許是對自己說的。

 

 

「明明已經要說再見了...為什麼還要...眷戀呢?」

吶、為什麼要心痛?

為什麼已經說出一切,眼淚還是沒辦法停止呢?

 

 

語畢的同時,一陣暈眩伴著黑暗吞噬她的意識—

 

 

 

 

 

 

嗚啊啊!!!整個悲劇了...

怎麼又是這種需要用到衛生紙的劇情啦!!?(自己打的還說

櫻下定決心了...只是佐助無法接受...

他可是很專情的。

也許他沒發現櫻真正的想法是甚麼...

結局到底是鳴櫻佐櫻我自己也有點難下筆了... 

還有最近天氣變冷了  大家要注意保暖別感冒囉(甜笑

最後非常感謝大家的閱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貓夜 尋
  • 好心酸!
    其實還是喜歡的吧?
    佐櫻XDDDDD

    辛苦您了!
    期待更文!
  • 到底喜不喜歡請持續鎖定唷:))
    大大是鼬櫻迷啊~~(剛才去拜訪
    也是我喜歡的cp^^

    嗯嗯!!現在努力生下文出來!!請繼續鎖定唷

    柊 美晴 於 2012/12/03 14: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