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 我又更文了耶好開心~~我消失好久不好意思...

*第一次自己畫圖當文章圖>∕∕∕< 傷眼的話抱歉

 

 

 

 

 

 「櫻...櫻...」

在逐漸玄黑的意識裡,櫻隱約聽見熟悉的呼喚,最後聲線變得模糊到完全聽不見。

 

是誰?

 

誰在喊我的名字?

 

那個聲音...

 

...。

 

...。

 

...。

 

 

睜開眼,對上的是粉色的天花板,她認出這是自己的房間。

「醒了?」耳邊傳來低沉的嗓音,疑問的語氣透露出濃濃的擔憂。

櫻微微轉過頭,是一臉擔心的佐助,已經看著自己一段時間了,。

他一直待在這裡嗎?

「佐助...你怎麼會...?還有我...」

「妳突然昏倒了,是因為工作太累嗎?」

「嗯...」她有些心虛的回答。

佐助無奈的嘆氣。

「這樣不行,要好好注意自己身體,累了就好好休息,知不知道?」

「對不起...還有...是你送我回來的嗎?」

佐助點點頭。

「那...是坐車吧?我拿錢還你。」

才正要下床,大手便壓回她的重新回到床上,櫻不解的看著他。

「妳沒事就好。」

「可是這樣...」

「我揹妳回來。」

櫻不禁傻了,他...他就這樣揹著自己回家?

不管怎麼說也太丟人了吧!

「為...為什麼不搭計程車?」她忍不住羞紅了臉,想像自己的重量壓在佐助身上就覺得...

「妳都昏倒了,當然是趕快送妳回家,而且這麼晚了不好攬車。」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那...我會不會...很重啊...?」她幾乎口齒不清,因為此時已經緊張到極點了。

「重?」這是個疑問句,只是因為語調沒什麼起伏變化,讓櫻以為這是回答。

「不會啊。」

聽到這句話,原本躲在棉被裡的櫻探頭出來,想確認他剛才說的話。

「咦?真的嗎?」

「真的。」

櫻鬆了一口氣。

「只是,妳有沒有好好吃飯?剛才揹妳好像都沒重量。」

「因為有時候特別忙...所以就...」櫻低下頭,像怕被責罵的孩子一樣。

「傻瓜。飯也是,要好好吃才行。」佐助憐惜的摸摸那頭粉髮,叮嚀著。

「知道了,放心吧。」櫻點點螓首。

佐助真的很關心櫻。

如果不是那時候發生事情,現在他一定會緊緊抱著櫻並且陪她。

視線不小心對上了。

有那麼一瞬間,櫻似乎在佐助眼裡看見了—

眷戀。

櫻趕緊避開他的視線,有些尷尬。

在想什麼?

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怎麼了?」他問著。

「我沒事。」櫻一抹令人安心的微笑及語調。

 佐助猶豫了一會兒,才有些不自在的開口。

「我可以在這裡陪妳嗎?」他緊張的問著。

該死...問這個做什麼!?這樣櫻只會覺得自己煩人吧。

「可以...」她說著,臉上仍然掛著淡淡笑容。

說真的,此時的櫻也不清楚自己剛才說的話已經在無形中傷害了三人。

 「真的?」佐助不敢相信的問著。

「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感受到他抱有希望的眼神,櫻才隨即補充這句話。

 「朋友啊...」有些失落的語氣,但他仍試著讓她的視線對上自己。

「怎麼了?」

「我只是妳的朋友?」佐助試探著,而櫻不懂他的意思。

現在佐助當然是自己的朋友,不然還會是什麼。

戀人?不可能。

不管有沒有鳴人,他們也分手了。

就算只有櫻認為。

「嗯。」

「為什麼?」

還有為什麼?問題很多耶。

而且怎麼會說到這裡?

「因為不論從哪裡看來,我們是這樣啊。」

「我沒有說要跟妳分開。」

「提分手不需要經過兩個人同意。」

無心的話,有如最銳利的針刺進他的心,不斷地淌血,卻沒有人知道。

「那妳真的同意嗎?」

櫻沉默了。

她也常常問自己:這樣是好的結果嗎?

可是到最後,答案還是沒有出現。

所以選擇的是,這輩子最不想傷害的人。

諷刺地,並不是佐助。

看著那垂下的小臉,佐助不禁覺得眼前的櫻真的是個傻女人。

下一秒,他毫不猶豫將她擁入自己懷裡,手牢牢地扣住她的纖腰。

打從一開始,就是放不下這個女人。

 「佐助?放開我...」

櫻想推開懷抱,無奈身體因為疲憊而不得要領,於是又被按回他的胸膛。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咦...?」

「我無法離開妳,而妳也一樣。」

 「我沒有!」

又是一陣空虛的寧靜。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愛誰更多,也沒有餘力去想了。

「有沒有妳自己明白,不然我證明給妳看。」

不祥的預感,

稍稍放開櫻,一抹勾魂的墨眸注視著不解的碧眸,長指勾起她的下頜,慢慢挨近她的臉。

「你...」

還沒說完,他的唇已經覆上她的,使接下來的話變得含糊不清。

幾乎沒有空隙可以呼吸,靈活的舌在香甜的領土遊走,觸及裡頭生澀的舌便迫使她與自己交纏。

櫻極力反抗這個生疏又強烈的吻,陌生的感覺使她害怕。

抵抗不了佐助,櫻只好放棄,卻不回應他,任由他的舌尖描繪自己的唇形,突然佐助停下了吻,俯視著她。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終於抓到空隙,櫻趕緊大口呼吸空氣,緩和自己有些急促的節奏。

察覺到她的不安,抱櫻的手也變得更緊,但絲毫沒弄痛她,一股馨香的味道竄入胸腔,那是令他感到安心的氣味。

「別避開我。」這是佐助的真心話。

滾燙的唇再次覆上她,這次他不再強迫小舌與自己纏綿,一開始的攻略性全數消失,轉為溫柔的吸吮。

意外的是,櫻沒有半點想推開佐助的想法。

在內心深處,還是愛著佐助的嗎?

雖然殘酷,但這是連自己也不願想起的。

事實。

想到這樣的自己,眼眶不禁溼熱了起來。

良久,兩人才難分難捨的分開,臉頰帶著嫣紅,微微喘氣著。

「我剛才說過吧,答案已經很明顯了。」佐助理所當然的說著。

櫻終於崩潰,剛才積在眼角的淚水撲簌簌地落下來,將床單染上灰色的圓點。

「對不起...」

一句句的愧疚,一次次的掩飾,只因為不讓你知道。

我愛你。

現在知道了真正的心意,可是一點也不快樂,反而是無盡的悲傷和罪惡感。

拭去那些傷心的液體,佐助憐惜的懷裡的櫻。

「...我不能回你身邊...我還有鳴...」

長指點在她的唇上,示意要她別再說下去。

「別說不,妳愛我的。」

「可是...」櫻欲言又止。

就算自己愛的是佐助,又能怎麼樣呢。

她總不能立刻告訴鳴人,然後回奔到佐助身邊吧。

「櫻,妳不會是一個人。還有我在妳身邊,我會陪妳面對一切。」

「你意思是叫鳴人走?」

「我會尊重他的意見。如果他不願意,我不會勉強,也不會再來纏著妳。只是...」

大手抱得更緊了些。

「我想告訴妳,我也一直愛著妳。」

「佐助...我不懂自己到底對鳴人是什麼感覺...我該怎麼...」

「我說過我會陪妳面對,所以別擔心。我不會讓妳一個人承擔罪惡感,所以妳也不要。」

俊臉深深埋入她的頸窩,這次櫻沒有回抱,反而給他淡淡的微笑。

他不解這個笑容的意義何在,只知道她此時沒有半點想反抗,所以也沒有多留意。

「妳好好休息吧。」他知道她累了。

小臉仍然掛著微笑,輕點螓首。

爾後他便靜靜離去,關上門後,留下的是身心俱疲的櫻,臉上多了一行淚水。

 

 

 

這份夾雜著罪惡又無法割捨的愛戀,帶來的會是幸福還是惡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貓夜 尋
  • 佐助再強勢一點啊!(都吻了!
    櫻心軟了吶!
    這樣明人又要被拋棄了.....
    期待下集!
  • 呵呵~~這樣大家都知道他腹黑了XDD
    沒錯沒錯!!櫻真的很容易心軟...
    鳴人的部分目前還在構思中~~等待靈感...!

    柊 美晴 於 2013/01/04 22:17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