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c086a38cdb771fcb311c73c

*最近段考所以晚發了不好意思><

*這張圖我很喜歡:))

 

 

 

 

這是這輩子最緊張的時候。

對面坐著多年不見的朋友,而他現在和自己最愛的女人交往。

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宇智波佐助做了不可原諒的事。

他丟下情人整整八年在孤獨的東京,為了自己敬愛的兄長及父親的理想,不得不這麼做。

雖然最後解釋清楚也都賠罪道歉了,但那幾年毫無音訊的事還是讓人在意。

八年說起來很短,但對受盡煎熬的留下來的人來說,是說也說不完的漫長。

而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流過多少眼淚,究竟在夜裡喃過幾次他的名字。

她失望了,也死心了,就在她這麼想時,他回來了。

於是在真正看見日所思念的人站在眼前時,也只能選擇躲得遠遠的。

以至於現在她充滿愧疚與罪惡感的看著自己最珍惜的人,那無法言喻的表情。

「這些都是真的...?」

「是真的。」

下一秒金髮男子顧不得這裡是公眾場所,重重地拍桌,蔚藍的雙眼用著從未有過的憤怒看著黑髮男人。

「你開甚麼玩笑!?就這樣丟下櫻一個人,現在才想說抱歉的話嗎!?」

「我知道我傷櫻很重,也知道現在要道歉也太晚,所以你要怎麼說我都能接受。」

「我不知道要說甚麼...」

鳴人緊緊握拳,垂下燦髮。

「我氣你完全沒有消息讓櫻擔心,也氣你又這樣默默回來,但讓我最氣的是...櫻也瞞著我...」

「鳴人...」碧眸愧疚地看著他。

「為什麼要瞞我?」

「我不想傷害你。」

「但現在還是造成傷害了!」

越是掩飾,傷害就越大。

「我以為妳忘了佐助,我以為妳願意跟我在一起,我以為...」聲音裡藏不住他的哀傷。

 這麼久遠,這麼深長,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最愛的人,最後得到的卻是虛無。

「鳴人...我很抱歉。但我有件事一定要和你說清楚,直到現在我都愛著櫻,我並沒有因為時間而忘記彼此的承諾。」

「你騙我。你沒有忘記還會丟下我?甚至完全沒有消息!?然後現在回來了才想要我回你身邊?你不只傷害我,還傷害了三個人!」

櫻憤恨的說著,這件事讓她非常非常在乎。

為了他,她快瘋了。

「佐助,....不要提起我們的過去了...我已經一片混亂...」冷靜下來的碧眸直視著他,充滿無奈及憂愁。

不願再想起的回憶,因為心痛也心碎了。

「我想放下了....所以你也...放下吧...吶...?之前我們也約定了,不是嗎?」

佐助沉默,視線停留在櫻。

櫻嘴角勾起殘酷的微笑,卻藏不住難過的情緒。

太多的不確定及罪惡感,埋沒了真正的心意...

「把它忘了吧...還有...謝謝你。」

櫻拉開座椅,微微垂下秀髮。

「我還有工作要處理,抱歉我先走了。」又是禮貌性的招牌笑容,這次跟之前不一樣,很寂寞...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往外走去,見狀的鳴人並沒有馬上奔去櫻身邊。

而是靜靜的看著佐助,沒有怨恨,也沒有笑容。

爾後才慢慢說了一句話。

「我知道現在的我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天空藍的眸,依然燦爛,但多了一抹哀傷。

「但是如果你把櫻當成朋友...就別這樣讓她有不確定的感覺吧。」

語畢,鳴人也拉開椅子,緩步離去了。

 

只是不知道,佐助有沒有聽出他的絃外之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