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1]  

*很寧靜的圖ˊˇˋ

*貌似短篇文常常出現?

 

 

 

透過木製窗櫺的縫隙,太陽緩緩升起,金黃的光線透了進來,染上房裡的每個角落,宣告天明的來臨。

纖細的手指輕輕翻閱著厚厚的醫療辭典,仔細閱讀裡面的內容。

就算是優秀的醫療忍者,平時也要多加探索新知,才能充實自己。

不經意地翻到某一頁介紹的藥草,巧妙地抓住她的注意力。

「薄雪草...」唇間吐出藥草的名稱,勾起了她的回憶...

 

「找到了!就是這個吧,和照片上一模一樣。」

「嗯,這樣又能研發出新的藥物了。」

櫻微笑著,經過好幾個禮拜跋山涉水,為的就是收集珍貴的草藥,有生長在海拔很高的山上,也有生長在岩石地表上的。

也因為這個任務難度很高,才以八人小隊兩人一組分別搜尋。

「薄雪草不只是一般的草藥喔,它是有花語的,別名叫做雪絨花。」

「花語?」

「是啊...就叫做—」

 

 

瞬間腦海裡迅速閃過好幾個畫面。

和大家一起。

和他們一起。

和他一起。

碧眸徐徐閉上,感受拂過臉頰的風,就像那個夜晚一樣,月圓卻寒冷的一夜。

藏在心裡多年的情感隨著不斷滑落眼眶的淚水,無止盡地傾瀉出來

 

忍界大戰後佐助並沒有回到木葉,而是在遠方和同伴們生活,偶爾通過密報才能知道他的安危。

其實她早就知道他不會回來,只是一直在逃避。

他的確說過要保護村子,也真的做到了,可是他沒有承諾要回去。

那時候也沒有阻止他離去,因為她知道自己根本阻止不了。

就和那天一樣,不管她怎麼哭、怎麼叫,宇智波佐助還是徹底離開了。

 

她記得那時候自己本來沒有要哭的,是井野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叫她不要放在心上、不要哭。

反而讓她眼淚像水龍頭一樣一轉就開,停也停不下來。

 

佐助。

宇智波佐助。

這個名字像咒語一樣牽動她整個世界,就算只是旁人無心的話題,當她聽到還是會停下腳步,腦海裡再次浮現他的臉、他的聲音,最後搖搖頭離去。

偶爾,她會翻到第七小組的合照,然後放縱自己沉溺在那段時光裡。

偶爾,她會在夜裡夢見他回來,然後對自己說不會再離去。

純粹的美夢只因為她無法忘記。

偶爾,她會跟鳴人提起佐助的事,然後她就會看見他爽朗的笑容,眼底卻藏著寂寞。

 她想他們是一樣的,不管再來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輩子。

 

 

 

 薄雪草的花語是,念念不忘。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