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新系列ˊˇˋ

*和月的合文,如果不知道月是什麼人的話請留言告知:)

 

 

好奇怪,絕對有問題。

黑色的眸子一直在注意她的一舉一動,發現只要稍微接近她,不同於平常的臉紅微笑,反而馬上離得遠遠的,一句話也不說。

更奇怪的是她開始會特別去找別的成員講話,還是在遠離他之後,很明顯:她,在躲他。不管是早上集合還是任務中,甚至像現在解散前的聚會。

為什麼要躲?不悅地睨著粉髮女孩與燦髮男孩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不時傳來銀鈴般的笑聲,心裡很吃味。

等等...幹嘛要不高興?她想找誰跟我有什麼關係...她想怎樣也跟我無關!

裝作不在乎地轉過頭,當然這一切有趣的反應都被某人看在眼裡了。

「真是稀奇啊,居然有人在生悶氣呢。」銀髮男子一派輕鬆地說著,雖然看不見他的表情,卻聽得出語氣裡的調侃。

『才沒有。』略帶不悅地說著,仍然面向另一方。

「覺得小櫻跟平常不一樣嗎?」完完全全看出別人的心思,真不愧是上忍。

人沒有應聲,表情卻有細微的變化。

真是不坦率。

「說不定這是小櫻的考驗。」漫不經心的話巧妙地讓一旁的傲嬌回頭了。呃...這樣的形容貼切嗎?

見他有興趣了,卡卡西再帶出一些話。

「你自己想想,要是喜歡的人遲遲不給自己回應也總是對自己冷淡,不管是誰都會有想要放棄的時候吧?」

冷淡...啊啊...是啊。

但是我又能怎麼樣?

佐助思忖著,表情比剛剛更難看了。

「所以說,如果這是考驗的話,那會越來越艱難的吧。」

『我不懂,為什麼她要考驗我?』

「我剛才說過了——」

卡卡西繞到佐助前面,微微蹲下與他平視,然後瞇著眼睛笑說。。

「因為你是被選中的人啊。」

什...什麼嘛。

被選中...被喜歡什麼的...都是她在決定也不是自己...

『就算是考驗也沒有必要這樣躲我吧。』語氣裡帶著濃濃的不滿。

平常我也沒有故意不理她啊...

「嘛、少女情懷總是詩嘛。」其實卡卡西略懂櫻的心情,誰知道上次跟她聊天之後那丫頭居然這麼決定了。

他只是建議小櫻換個方式和佐助互動啊!

算了,反正他相信小櫻不會做出違背良心的事情,這也是生活的樂趣之一。

曖昧地笑了笑,隨之走到佐助旁邊。

「好啦,今天就到這裡。可以回家了!」

「好——」

「嗯。」

就這樣,卡卡西碰的一聲消失在煙霧中,鳴人則是搖搖擺擺地往一樂拉麵邁進,原地只剩下佐助和櫻。

本來想說些什麼的,但在佐助要說話的前一秒,櫻先說話了。

「鳴人—」

殘酷地,不是叫他。

在前方哼歌的鳴人迅速地轉過頭,然後櫻又說什麼一起去吃麵之類的話,兩個人就一起走了。

「小櫻,不找佐助來嗎?」

「不、不用了啦,佐助還要修練不是嗎...」

慢著、我什麼時候這樣說?

目送逐漸遙遠的兩個背影,又是一搭一唱,又是相視而笑。

忍不住抿了一下嘴唇,恢復冷靜,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他不知道,在前方笑得很開心的那女孩看見他離去後,眼底藏著落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佐櫻迷一枚ww
  • 第一次來這裡請多指教(燦笑 格子我喜歡xDD

    run了幾篇文章 大大的文筆很不錯吶!!甜文寫得很美好 悲文也不錯ˊˇˋ 喜番喜番(拇指

    寫同人文我根本無能啊!!!每次看到這樣的人我都把他們當成是神!!!!



  • 感謝大大來訪:)) 同是佐櫻迷咱們就握個手吧(笑

    但是到現在我的文還是比不上很多很厲害的神人們!!真的

    我的文好像都是悲文比較多? 明明打甜文卻變成悲文了TT

    比如其中一篇「薄雪草」也是 對了那篇是草稿所以還沒發表...

    它的花語很有愛的說...

    大大也可以嘗試呀!當初我也是慢慢寫才有進步的!!




    柊 美晴 於 2013/08/16 21: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