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05658  

*這種風格的畫風ww

*下次要更新Again了!!

 

 

 


  

結束任務後,鳴人提議帶一束花過去,一邊對一旁擺著臭臉的佐助擠眉弄眼,一邊想到待會就能看到小櫻,又是一陣傻笑。

『不要做出那種白癡表情,我們是去探病,又不是提親。』看到他的表情就想起櫻的忽略,佐助心裡又是一陣煩躁。

「什麼嘛...我是因為很想小櫻啊!倒是你,從剛剛臉就臭得跟什麼一樣,這麼不甘願喔?」

佐助沒有回應,但從他握緊花束的動作來看,最好不要再說話比較好。

「喔?不然我自己去好了,花給我。」伸出手作勢要抽走佐助手上的花。

 『你想得美,再怎麼說我一定要去,才不會讓你一個人。』佐助立刻躲開鳴人的手,又下意識地握緊手中的花。

「哈?」差點跌倒的鳴人站穩身子後便聽到這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這傢伙最近真的怪怪的,吃錯藥了嗎?還是受到什麼打擊?

『我是說:我們都是第七班的成員,怎麼能少一個人?』意識到自己的話不小心摻雜了一點情緒,佐助在後面多補了一句話。

「說的也是。那還真可惜呢,卡卡西老師沒辦法來。」放下心來鳴人又把雙手搭在後腦勺,連同那束花一起。

『不來也好,不然又說些奇怪的話。』

「什麼奇怪的話?」

『沒事,沒什麼。』

既然這是考驗,那他也得好好面對吧?誰叫她是個任性的女孩呢。

不對,說是任性也不對,每次都是櫻在擔心自己,任性的不知道是誰呢。

和霧之忍者‧白戰鬥而失去意識的時候,是櫻滿臉淚水在身旁等自己醒來;

中忍考試因為咒印暴走的時候,是櫻的呼喚讓他恢復理智。

可是就算她做這麼多,佐助也沒辦法回報什麼。

縱使他想。

 

回過神來,已經到櫻的家門口了,佐助先是深呼吸,準備要按下門鈴那一剎那,一旁卻傳來驚聲尖叫。

『幹嘛突然大叫啦!』心跳漏跳好幾拍,多虧鳴人,他的壽命一下減少三十年了。

「那裡...」鳴人猶豫地指了某一轉角,順著他的方向,佐助也跟著看了過去,下一秒黑眸睜大了許多。

『...櫻?』嘴唇微微動了一下。

是她...真的是她,但是有點奇怪。

人看起來一點事也沒有,為什麼說自己感冒了?

手裡的花也不管了,直接塞到鳴人懷裡,接著火速奔去櫻的身邊。

「欸、佐助!」見他連頭也不回,鳴人尷尬地撤回伸在半空中的手。

「什麼嘛...」鳴人不滿地噘起嘴唇,兩手環抱於胸前。

 

「嗚哇!佐、佐助?」突然被抓住手腕的感覺讓櫻抬起頭,兩眼對上熟悉的雙眸,又是一陣不知所措。

被握住手了呢...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我...我感冒了!離我太近會被傳染的喔!」隨便拿出一個理由好讓佐助離開自己。

下一秒佐助的手覆上櫻的額頭,再蓋回自己的,感受到的正常體溫就足夠證明櫻在說謊。

『你明明就好好的,為什麼要請病假?為什麼要說謊?』說話的同時力道又加大了些,手腕傳來的痛楚讓櫻下意識地咬住唇瓣。

「那個...因為...」還沒講完,櫻就把話吞了回去,現在被發現了,她該怎麼跟佐助解釋呢?

 如果就這樣說了,會不會讓佐助認為自己是個怪女孩?然後從此疏遠她?

 可是這也不是她願意的,每個人...不,每個女孩子說不定都有過...

先不管這個了,還是先讓佐助放開自己吧。

 『怎麼了?快說呀!』不悅地說著,累積已久的不滿就快爆發出來了,可是他不想對櫻大吼,除非現在在他眼前的是鳴人...

 「好痛...」小臉不敢對上佐助的眼神,好奇怪,第一次不喜歡佐助靠近自己,也第一次覺得害怕。

 意識到自己的舉動,佐助趕緊鬆開桎梏她的手,發現櫻的手腕爬上紅色的指印,眼神閃過一絲陌生的情感。

 『抱歉。』充滿歉意的表情出現在他臉上,他到底怎麼了?

 「佐助你不用道歉,是我不對...」櫻搖搖頭,對於佐助的歉意有小小的驚訝。

『那可以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了嗎?』他還是想知道櫻為什麼要說謊還這樣躲著自己好幾天。

櫻咬著下唇,猶豫了好久,最後面有難色地抬起一直沒有面對佐助的雙眼。

「真奇怪呢...佐助為什麼想知道?」櫻純粹的疑問引來佐助的沉默。

為什麼?為什麼要知道她的事?佐助不是討厭她嗎?

為什麼要特地跑來找她還這麼...關心她?

『因為你是第七班的一員。』他以為這樣可以讓櫻知道她的重要性,沒想到這就是誤會的起源。

原來是這樣,果然沒錯。

佐助怎麼可能真的關心自己。

在他心裡我只是「同一個班的隊員」,隊員之間的關心是理所當然的嘛,我還想什麼。

在心裡嘲笑自己一番後,碧眸徐徐對上黑眸。

「第七班的一員啊...說的也是,但是我真的是因為感冒才請假的...」

「還有,沒有讓隊員全員知道我請假這件事是我的錯,佐助,對不起。」櫻很有禮貌地向佐助鞠躬,機械般的舉動讓他感到很遙遠的距離,然而他不知道自己平常也是這樣。

話說回來,這跟他想弄明白的事一點關係也沒有。

他是為她忽略自己這件事才不開心的啊!

『櫻...我—』話還沒講完,櫻便打斷了接下來的話語。

「不好意思吶,我是替家人出來買東西的,不趕緊回去會被罵的。」什麼買東西,手上明明什麼也沒有。

春野櫻,妳真的很不會說謊...

真的打算什麼也不說,繼續躲我嗎?

佐助無奈地冷笑,淡漠的表情又出現在他臉上了。

『妳走吧,如果真的有事的話。』他才不相信她是真的出來買東西,因為就算是這樣,以往她也會跟自己講完話再走。

「嗯,再見。」見佐助又恢復平常的樣子,櫻的情緒才稍稍平復,勉強擠出一絲微笑。

 

「啊咧?小櫻!」

「鳴人?」

「真的是妳呀!感冒怎麼樣?好多了嗎?」

「好多了,謝謝你。」又來了,又是這種一搭一唱的畫面。

「喔,對了,這束花送給妳!是我跟佐—」

『人都看到了,花也送了,可以走了吧?』連話都不讓他講完,佐助就摀住鳴人的嘴,面無表情的說著。

「你幹嘛啦!我才剛來沒多久的說...」殺氣,從他眼裡散發出的殺氣好重。

『妳還有事,不是嗎?』略帶諷刺的語氣,他的神情異常冷靜。

「是啊,我得走了。再見吶,鳴人。」溫柔的一笑,這讓他看了更加不悅。

就這樣兩個人互相道別,鳴人使勁地向櫻揮手,臉上掛著燦爛笑容,佐助則是一副冷漠的表情。

 

 

對不起,佐助。

現在我沒有勇氣告訴你。

 

女孩咬著牙關,在心底默默念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楚天佑
  • 蓋額頭那裡好有愛啊www

    怎麼會怎麼會!?小櫻在佐助心裡只是「同一班的成員」而已!?這下誤會大了

    不管怎麼看這兩人都有事 看第一部就知道這兩人根本從頭曖昧到尾'ˇ'

    怎麼說我都是支持佐櫻的!!



  • 蓋額頭什麼的真的很有愛ˊˇˋ

    佐助說錯話了 只是本人根本不知道 怎麼這麼遲鈍嘛(嘆(被千鳥打

    說得好根本有意為佐櫻餔路!!AB描繪佐櫻畫面根本是不惜成本!!可惜最近沒什麼鏡頭

    佐櫻永遠至上!!

    柊 美晴 於 2013/08/30 22: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