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4800172935578.png  

*記憶終於更新了:D

*這篇有重大轉折喔

 

 

『在我的醫療辦公室,我等你。』

 

早上不見櫻的身影,在茶几上發現這張紙條,他幾乎沒有多加考慮便將紙條塞進左胸前的口袋。

 

 從這一刻起,一切開始扭曲了。

 

 

 

今天他放假,他的小妮子卻無暇休息。因為還有一大排的病人等候她,但他知道他們根本是趁自己不在跟櫻搭訕。

佐助的目光掃到坐在看診室外,那一排十個全都是暗部的,他走到其中一位男子面前,而那位男子瞬間石化了。

「哪裡不舒服了?需要我幫你看看?」他挑眉問道。

 是他們的錯覺嗎?部長臉上明明掛著親切的笑容,卻感覺有一股寒氣...

「部長!?十、十分抱歉我這就去工作!!」話一落便與其他成員交換眼神匆匆使用瞬身術離開。唉,要跟難得的休假時間說再見了。

 

見狀佐助也只是笑笑:只是要他們回家而已居然這麼熱忱要加班。

 

話說好像也沒有加班費。

 

 

不管這些,他轉開門把發現櫻不在裡面,下意識地走到最裡頭的休息室,因為他知道櫻會在那裡。

 

再次轉開門把,瞧見了櫻就坐在置物櫃旁的橫椅上背對自己,似乎聽見聲響回眸望見了佐助,下一秒她漾起甜美的笑容撲到自己身上。

 

 

門,重重地關上了。

 

 

她繼續甜膩膩地說著。「人家等你好久呢,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說唷。」

 

「什麼事?」雖然是很短的回應但充滿淡淡的溫柔,他只對她一個人如此。

 

 

一段綿密的沉默過去了,櫻卻沒有再說話。

 

 

「櫻?」他疑惑地喚著,她輕輕離開他的懷抱,對上他不解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她的笑聲好奇怪,異常地冷靜。

 

「櫻?妳到底怎麼了!?」大手搭上雙肩搖晃她,笑聲依舊沒有停止,詭異的氣氛籠罩在整個空間。

 

瞬間對上她的眼神,他怔了一下。

 

 那是深不見底的虛無。

 

 

「漓月。」分析過後他斷定了可能的答案,,同時也放下肩雙手,面有慍色。

 

「終於發現啦?」女子一邊擦拭眼角的淚珠,一邊收起嘴角的弧度,極度殘酷的宣告。

 

 

但是為什麼他感覺不到任何異狀?每個人的查克拉性質都不同,就算容貌變化得一模一樣也無法模仿查克拉不是嗎?

 

 

「這是我這幾年開發的新術,只要我接觸過的人,不只是外表,連內在潛能也能完美變化,完全沒有破綻唷。」

漓月一邊用櫻的聲音說話,一邊揚起冰冷的笑容,臉上的表情與她的聲音一點也不搭。

 

「櫻在哪裡?」比起她無聊的自詡,佐助更在乎櫻的安危。看到他的著緊,心裡油然升起妒火。

 「我不會殺了她,但是也不會把她交還給你。」

 

 「隱瞞我對你沒有益處。」

 

 「怎麼會沒有益處?」

 

 

玉手撫上他的側臉,仔細地端詳,然後淺笑。

 

 

「只要我變成那女孩,你就不會離我而去,村裡也沒有人能夠發覺,你告訴他們也只會被當成笑話而已。而那女孩就算消失了也沒有影響,因為我會永遠代替她活下去。」

 

玄眸閃過一絲無奈,他盡量壓下慍怒說道。

 

「我不想作出最壞的打算。」

 

「你也做不到,我現在是春野櫻,你無法殺掉我,因為你愛我。」

 

「妳錯了。」大手推掉她的觸碰,沒有惋惜也沒有厭惡,但是含著同情。

 

「就算妳的容貌和櫻一模一樣,甚至和她擁有相同的能力,妳還是取代不了她。」

取代不了櫻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永遠也不能。

 

「為什麼...」綠眸微睜,又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儘管內心有些動搖,佐助仍然說服自己她不是櫻。

他把手放在左胸前,篤定的說著。

 

「妳的心已經不在了。」

 

「還在...它還在!!我的心是為了你存在的!!」漓月歇斯底里的喊著,身子無法控制地顫抖,近乎瘋狂。

 

「妳只是想證明自己也擁有人類的一部分,實際上卻只有無盡的孤寂,其他都只是虛偽與扯謊。」

 

她是孤寂的個體,從七歲那年被俘虜到音忍村開始。

封閉了自己的心靈,傾心於利益與強大。

 

笑是看見有人跟自己一樣失去了全部而笑;笑是聽見那些戰亂而四處逃竄的難民的悲鳴;笑是嗅到了那刺鼻腐臭的血味。

 

扭曲、殘酷、冰冷。代名詞。

 

所有人也都是為了追求巔峰才接近自己。如果欺騙可以得手,那當壞人也可以吧?

 

「你就是怎麼也不改變嗎?」像是在脅迫佐助改變選擇,她最後一次問道。

 

「永遠。」漠視他的回答,漓月渙散地站起身子,空洞地睨了佐助一眼。

 

為什麼比不上那女孩?

 

為什麼得不到他的愛?

 

為什麼總是孤獨一個人?

 

她的怒火與妒火徹底燃起。

 

「我明白了,我會離開。既然如此也沒必要再用她的臉了。」硬扯出一個微笑,她柔聲說道,此時容貌慢慢變回原樣,卻依然嬌美地令人心動。

 

「等等、」見狀佐助趕緊追問櫻的所在處,只是換來溫柔的微笑。

 

「希望你真的不會後悔,這攸關木葉與那女孩唷。」

 

留下一句匪夷所思的話,心理戰的結束反而使人不寒而慄。

 

 

就在佐助陷入無限迷惘的一刻裡,門又被轉開了,這又是更大的詫異。

 

「櫻?」腦子裡思緒很亂,話到了唇邊變成了最簡單的呼喚,身體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嘿眸看著眼前的她。

 

「我剛才去交報告,有人跟我說你在這裡,怎麼了嗎?」話才一落,她就陷入一個好深好深的懷抱。

 

「沒事...讓我抱一下。」難得佐助會用撒嬌的口吻說話令櫻有些驚訝。

 

「已經可以回去了,今天只有早上的班,我去收拾東西。」小手玩著烏黑的俏髮,正要離開佐助的擁抱大手卻收緊她的身軀。

 

「等下再幫妳整理東西...」剛才還以為要失去全世界,他乾脆任性起來,也不管會不會被人看見。

 

她輕笑他的孩子氣,同時也享受著這個擁抱,從佐助身上傳來的肥皂香很好聞,也是她最喜歡的味道。

 

 

 

這是最後一次單純又美好的甜蜜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楚天佑
  • 蛤?最後一次?難道說要開始虐了嗎...

    但好像從第一章就開始了虐了TT

    小櫻趕快恢復記憶啊啊!!趕快把那個什麼月打飛啦!!(欸


  • 沒錯已經開始虐了 而且是越來越虐TT

    我明明是佐櫻迷卻常常虐兩隻這樣像話嗎!?

    小櫻會不會恢復記憶就看下去吧!!不過先透露一下 那時候可能沒辦法打漓月了ww

    柊 美晴 於 2013/08/30 22: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