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us message
真正的朋友不是第一個來的那一個,也不是待的最久的那一個,而是來了以後就不曾離開的那一個。

cfac0ed2d3f36acda1ec9ca5.jpg  

*S又出爐了。:.゚ヽ(*´∀`)ノ゚.:。

*喀掉了一部分放在下一篇這樣

 

 

 

再逃避下去也不是辦法。

就算做了那種夢又怎麼樣?又不會成真,佐助只把我當成「同班成員」而已。

根本沒有對我想什麼,從一開始就是如此。

為什麼會是佐助呢?為什麼喜歡他呢?

櫻晃了晃粉紅腦袋,望著天空喃喃自語,一面數著潔白雲朵幻想那是牙膏泡泡、聖誕老人的白鬍子,一面思忖著。

腦海浮現出淡漠的臉孔,真黑色的雙眸像要把她吸進去一樣,微笑、羞赧的表情,還有偶爾的落寞。

歛下眼睫,女孩惋惜地嘆了一口氣。

「小櫻!我們去集合吧!」突然一把熟悉的聲音拉回了她的思緒,往下一看,下一秒嘴角微微上揚,是鳴人。

「知道了!等等就來。」

等下任務的時候不要再躲著佐助了,這種感覺很不好受她是知道的。

她知道的。

 

 

受到良心和那天佐助的話影響,櫻沒辦法再繼續扯謊下去,儘量收拾好複雜的心情,恢復以往的元氣,看到佐助的時候也告訴自己不要避開他,這樣太差勁了。

可是,她無能為力。

明明已經要忘掉了,那些曖昧的畫面還是死纏著她不放,像走馬燈一樣整天重播。

「已經到了。」四個人停下腳步,發現這是木葉森林深處。

「老師,今天的任務不是要捉小貓嗎?怎麼跑來這裡...」櫻疑惑地探頭探腦,再看看鳴人和佐助,兩人面無表情,冷淡地看著櫻。

怎麼回事...這種感覺好冰冷,不像是他們兩個。

難道...

「太遲了。」

正當她想要防禦,倏地男子刷地一聲閃到後方,舉起左手集中查克拉,接著重擊櫻的後腦勺。

看著已經被擊昏的女孩,男子解除了分身術和變身術,狡猾地一笑。

小貓,已經捉到了。

 

「小櫻被抓走了?」

「對方是我們要去的任務國家的叛忍,但是實際的力量到什麼程度還不確切,甚至可能會死。要和我去嗎?」

「當然要去!不管那些傢伙到底有多厲害,我一定要救回小櫻!」

「佐助呢?」

『嗯。』

其實愛讓人操心的不只是他,還有她。

可是,他沒有氣她找自己麻煩,氣她不懂得保護自己。

相反地,他氣自己。

「好。」

擬定戰術後,三人一同前往木葉森林。

 

 「唔...」

密密的睫毛動了數十下之後緩緩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動彈不得,身上纏著查克拉線。

「看樣子是醒了,怎麼樣?」印入眼簾的是個男子,墨色頭髮,和她差不多的膚色讓她一度以為是佐助。

拜託,別再想了。

櫻咬牙撇過頭,不想再想起那個噩夢和那個人。

「為什麼要抓我?」自己沒有像鳴人有那麼驚人的查克拉,也沒有寫輪眼,就是一個普通的女忍者。

雖然平凡不起眼,但是她願意為他們賭上性命,為他們奮力而戰。

「你是拷貝忍者卡卡西的部下,隊裡的成員突然不見了勢必會來找你。這樣就有機會得到寫輪眼,可以複製更多忍術。」

男子狡猾地一笑,冰冷的表情讓櫻不禁身子一顫。

 「但是另外兩個人,一個是九尾的小鬼,一個是宇智波的後代,要帶走他們並不容易,於是我選擇了妳。」

 「要是他們來找你的話或許還有機會活下來,但要是沒有的話...」

「如果真的很重視你的話,是不會把你當成絆腳石的。」

男子拉起一旁的斗蓬,背對著櫻說道。

「別想著要逃走,我的查克拉線只有我能解開。」

不解那番話,翠綠的雙眸看著男子離去。

 

「...!」察覺到異樣的卡卡西帶領兩人跳躍到某個樹叢裡,碰巧就遇到了那名男子,男子輕鬆地聳聳肩,淡然地看著他們。

「沒想到獵物真的上門來了,可見你們很重視那女孩。」

「小櫻在什麼地方!」

「要想救回她,得先打敗我。」

「小櫻在這附近,這傢伙由我來對付,你們兩個先走。」

兩人和卡卡西交換了眼神,接著咚的一聲跳上樹枝。

 

 

 抬頭望向灰濛濛的天空,烏雲逐漸堆疊而起,似乎快下雨了。

他們會來找她嗎?會擔心她吧。

無助地垂下眼簾,判忍就是判忍,方才不管怎麼使勁都掙脫不了身上的禁錮,真的很強。

如果他們被打敗了怎麼辦?

不會的。

櫻甩甩頭,抽抽鼻子緩和負面的情緒,現在應該想辦法逃離這裡...

倏地她的視線被一把苦無抓住,仔細一看那不是普通的苦無,上頭附有符咒之類的捲紙。

為什麼要把她抓起來又要留下一線生機?

不過這是一個機會,姑且一試。

雙手動彈不得的櫻低下頭咬住那把苦無,往最好動手的地方先著手,剛開始有些吃力,絲線仍然不為所動,瞬間腦海裡閃過七班的回憶,他們的笑容。

為了他們,她絕不能在這裡倒下!

咬牙一緊,用力地劃過胸前,下一秒堅硬無比的查克拉線立刻斷成好幾條細絲,紛紛垂落在一旁。

接著腿部的束縛也一起褪去,終於恢復自由的櫻睨了一眼地上的苦無,然後匆匆離去。

謝謝你。

 

 

 「卡卡西老師不知道怎麼樣了...」跳躍於樹間,沿途上葉子和草的味道竄入鼻腔,帶著淡淡的雨味。

『他沒問題的。』相較起來,佐助在乎的是櫻的安危,不知道她在哪裡,他快瘋了!

「我說佐助,」

『做什麼?』

「不如我們分頭找吧,這樣比較快。」

『...你可以嗎?目前為止出過村一兩次而已。』

「可以啦!別小看我!」

『哼...』

兩人停下腳步,佐助掏出苦無在樹上做了記號。

『那麼,二十分鐘後到這裡集合吧。』

「ok!」

四腳一蹬蹬離了原地,再次展開追尋。

 

「佐助!一起吃便當吧!」

「我不想再看到你痛苦了..」

「我不要緊,沒事的。」

「我要先回家了,再見。」

越來越冷淡的對話,越來越遙遠的距離。

不想...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櫻...?』

他呆愣地看著她,她正坐在樹旁,看起來很累,不過沒有受傷。

「佐助?你來...」話還沒講完,整個人已經落入他的懷裡,突然的舉動讓她一時反應不過來。

佐助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可是身體就是做出了動作,雙手緊抱著櫻不放。

這個擁抱,這個溫度,和那天的夢好像喔...

意識到彼此的行為太過親密,櫻忍不住推開佐助,見到他又是一陣複雜的情緒,不過她很快地掩飾起來了。

「你和老師他們來找我的嗎...」尷尬的櫻將凌亂的頭髮塞到耳後,轉移話題地說著。

『...抱歉...』指的是剛才的失控。

「怎麼這樣說?你們來找我我很高興啊。」她試著揚起嘴角,無奈就是笑不太起來,連她自己也覺得莫名奇妙。

『嗯...喔。應該的。』

對啊。

因為我是第七班的成員嘛。

「老師跟鳴人呢?」

『卡卡西遇到那叛忍了,鳴人跑去另一邊找你。』

「這樣啊。我們去找他吧。」

『櫻...』見狀他想說些什麼,可是話堵在喉嚨裡,發不出來。

「我知道,我不會放在心上的,走吧。」

『你要躲我到什麼時候?』

櫻停下腳步,原地不動地站著。

『可以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嗎?』佐助肯定地說著,語氣裡藏著不容置喙的堅持。

「不要逼我...」

她回過頭,一臉痛苦地看著佐助,不明白...他到底想知道什麼。

她的事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為什麼要把她好好的晴天毀掉,換來不上不下的陰天?

『我有權利知道。』

「知道了又怎麼樣?只是讓你認為我是怪人罷了!」說完櫻想甩頭就走,不料又被牽制住了。

『我不要被你蒙在鼓裡。』

他討厭她的冷漠,她的忽視,沒有她的笑容的日子有多難受。

 

見他一臉堅定,櫻只好舉白旗投降了。

 

 

 

 

 

 

終於要坦白了(*´ω`)人(´ω`*)這系列真的拖超久的真是抱歉><

是說有一部分因為放在本文太長了所以剪接到下一篇去(ゝ∀・)

喔、下篇完結還是在我這裡因為阿月最近有點忙ww

當然也要請大家多多包涵緋更文龜速的壞毛病了<(_ _)>

這次段考沒什麼情緒的說  感覺就跟平常一樣(#

覺得只要該懂的有懂就好了其他什麼就都還好(茶

以上  讓我們等待下一篇文吧(*゚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__Since 2010__

Miharu 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星流月
  • 「我不要被你蒙在鼓裡」這句太有愛了wwww

    柱子再悶騷也忍不住了吧ˊˇˋ
  • 柱子說穿了就是不能放下櫻不管嘛wwww

    是說你啊、偷偷上來被抓到表怪我喔

    Miharu Hiiragi 於 2013/10/20 16: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