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us message
真正的朋友不是第一個來的那一個,也不是待的最久的那一個,而是來了以後就不曾離開的那一個。

A1321388225.png  

*呀比我是龜速緋x)

*黑暗面敘述有請慎入

*段考結束了好開心ww

 

 

 

 

 

 

「你渴望的是什麼呢?」少女問道。

 

 

白皙的玉手撐著一邊的臉頰,纖纖長指一把玩弄柔順的髮絲,蔥綠色像某人的雙眼讓他想起她,但是這女人眼裡找不著熟悉的情感,只有一片灰。

 

 

巡視完禁錮實驗體的監獄後,大蛇丸和兜在武器室附近商榷轉生儀式的事宜,漓月知道這時候是佐助保養草薙劍的時間,和兩位大人禮貌地打聲招呼後便帶著微笑進入室內。

 

 

「看見村外那些屍體還有那些廢物悲痛的表情,就覺得內心十分舒暢。」

 

「而且是因為我。」表面上只是單純的自誇,銳利的視線卻從沒離開過他身上。

 

縱使耳邊的噪音停了,佐助也不予理會,手握著潔白的棉布來回擦拭手中的長劍,在昏暗的燈光下越加閃亮。

 

把劍微微舉起,手滑到刀背然後反轉,從表面反射的燈光好刺眼。端詳了一會兒,才緩緩收回劍鞘。

 

正打算要步出暗室,下一秒卻動彈不得。

 

 

玉手桎梏他的手腕,溫柔的笑容與她眼底的殺氣完全不搭。

 

「女人在說話的時候,男人要好好聽著啊。」另一隻手不疾不徐地撫上他冰冷的臉龐。

 

「不然...可是會死掉喔...」梨渦邊綻放的笑花逐漸散開,帶著寒意。

 

『我不聽廢話。』黑眸冷冷地看著她道。

 

「你是個好男人呢,第一次見你就這麼覺得。」

 

佐助沒有說話,但是視線越來越令人發寒。

 

「別擺出這麼恐怖的表情嘛,微笑比較適合你,笑吧。」

 

下一秒大手反抓住她的手,另一手拑住她的脖子,雖然呼吸變得困難卻不致於死亡。

 

『我再說一次,我不聽廢話。』

 

經她這麼一說,他忽然想起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笑了,自從離開木葉,離開那女孩。

 

腦海閃過熟悉的畫面,他咬牙一緊,不忍再想下去,現在最重要的是追尋力量,不是那些無謂的兒女私情。

 

「想殺了我是嗎?我很樂意。」

 

漓月不甘示弱地說著,頸間的力道越來越窒息,姣好的臉色開始因為痛苦而發白,嘴角卻從沒下降,雙眸下斜地睨著男子。

 

「佐助君。」門外突然傳來聲響。

 

「別對那女孩下手。」

 

佐助不意外那條蛇知道自己的行動,反而意外他要他留這女人活口。

 

『這和你平常對我說的不一樣。』

 

「現在還不是時機,把她放了。」

 

大手仍然掐著她的脖子,似乎沒有想要停手的意思。

 

大蛇丸嘆一口氣,接著狡猾地靠近門邊。

 

「你放了她,我就告訴你一個我精藏多年的忍術...如果你想打贏你哥哥的話...」

 

聞言佐助冷笑一聲,側著頭說道。

 

『我不會殺了你,但你別以為會有什麼好處。』解開她頸間的束縛,佐助順了一下衣袖便轉開門把。

 

「看來你願意罷手了。」

 

『哼。』

 

現在不殺不代表以後也是,要不是看在大蛇丸的份上,他真的想動手結束她的生命。

 

不顧他的言語逕自離去,大蛇丸則是對她微微一笑才離開,表面親切卻令她身體發寒。

 

 

他放過了她,雖然沒有親自看到宇智波血統的力量,不過沒有關係。

 

這幾年她四處調查佐助的事情,想知道那時他猶豫的原因,無奈毫無收穫。

 

 

直到那天,也就是佐助三年後第一次與七班重逢的時候,她意外聽到了一段話...

 

 

「沒想到那些人還執著你呢,佐助君。」低沉的嗓音嘲諷地說著。

 

「要不要把那女孩也帶來這裡?你也知道的,轉生以後要想延續你們宇智波的話總是要...」

 

佐助回過頭,用他那雙黑得徹底的雙眼瞪著那雙蛇眼。

 

『可以閉上你的嘴嗎?大蛇丸。』

 

「哎呀,生氣了嗎?我也只是說說而已...別擺出那種表情嘛。」

 

『找那種人來只會防礙我。』

 

佐助眼神掃過大蛇丸,轉身離去。

 

她隱藏得很好,躲在角落遠望男人的背影。

 

看見他在沉思。

 

也看見他的落寞。

 

 

 

大蛇丸死後,佐助也離開了音之國,不久後又發生忍界大戰,沒有統治者的這個國家本來會自動解散的,漓月卻當上了音影,雖然國家不像以前那麼腐敗,還是帶著黑暗的氣息。

 

知道佐助在大戰後回到了故鄉,她便要求和木葉結盟,為了能見到他。

 

甚至還千里迢迢跑去木葉,還以為他會被眾人唾棄,會想回去他們的國家。

 

「暗部部隊長?」

 

「是,千手綱手和村人不但沒有把宇智波佐助逐出木葉,反而讓他將功贖罪。」音的密諜說道。

 

本來她是不相信的,他卻當著她的面表明一切。

 

然後一切就開始了,她要毀掉他,讓他再次失去所有重要的人、事、物。

 

 

「櫻,你是不是有心事?」

 

櫻抬起臉,看見是漓月,她無奈地笑了。

 

「吶、漓月...」

 

停頓了幾秒,她深呼吸問。

 

「你和佐助也很熟吧?說真的,有時候連我也不懂他在想什麼...」

 

「比如說?」

 

「最近他好像遇到了什麼事,常常心不在焉的,問他又不肯告訴我...」

 

櫻揉緊了拳頭,垂落的髮絲讓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有時候覺得...我跟他是不是沒有靠近過...還是我哪裡做得不夠好...」

 

「不,你做得很好。是佐助不懂得珍惜你,因為他重視的是工作。」

 

「工作比較重要嗎...」

 

「在他心裡你固然是重要的,但除了情愛之外,也有想要追求的東西。」

 

「什麼東西?」

 

漓月魅惑地淺笑,伸出手曖昧地滑過那頭柔順的櫻髮。

 

「自由和,自我。」

 

 

「櫻很關心佐助吧?縱使他總是冷冷的。」

 

「我相信只要你換個方式就能得到結果...」

 

 

 

 

 

即使,要捨棄某些東西...

 

 

就像我捨棄了感情,去追尋宇智波佐助那樣。

 

 

她不知道這種感覺是什麼,是愛?還是只是一種虛榮?

 

愛這個字,連拼寫都覺得困難。

 

從一開始就扭曲了,只剩下一場虛無,就像剛被帶到音之國那時的自己一樣。

 

 

 

「你渴望的是什麼呢?」

 

她問著自己,卻回答不出來。

 

 

 

 

前言說的根本是在安慰自己TT 我數學考不及格...好想哭。゚(゚´ω`゚)゚。

跟國文比較起來就是一個極端(’へ’)是說這次作文好好寫ww

〝真正的美〞 有人認為身材纖瘦是美,前凸後翹是美,撒嬌發嗲更是美

有些人太在乎自己的髮型、臉型、體型,跑去做什麼微整啦什麼的...更誇張的是最後連自己也認不出自己了0.0

我覺得真正的美是在內涵 不然就算你長得很好看(不限男女) 個性爛到一個極致也沒屁用我講真的(*゚ー゚)

不是有句話說:就算你變瘦、變好看了、什麼都好了,不愛你的人還是不愛你;

就算你再胖、再難看、再怎麼不好,愛你的人永遠不會嫌棄你_(:3 」∠ )_

我不敢說我長得很正或個性很好ww但我很真:))

 

最近都在忙考試所以只有回應沒有發文><

這樣有黑的感覺嗎??

是說下禮拜要畢旅耶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我們好像是最晚的Σ(*゚д゚ノ)ノ

要去墾丁的說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超期待義大wwww

有誰去過的分享一下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__Since 2010__

Miharu 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希萱
  • 抽抽樂獎項已公開
  • 好滴我會看ww

    Miharu Hiiragi 於 2013/12/09 19: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