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這次模擬考國文有A0.0(愣

*貌似小櫻反擊了?

 

 

春野櫻越想越不對勁。

她們現在來到醫院的實驗樓層。由於只有專門人員能夠進入,人煙稀少。她雖然也常來這裡研究藥物,但總覺得身體發冷,就像早上做的那場夢一樣,令人好奇又害怕。

倏地門被轉開的聲音令她一驚,印入眼簾的是裡頭只有一些物品堆在櫃上、比一般實驗室還要再小一點的實驗室。

「這裡是?」

「我向火影大人申請的小實驗室,我在這裡待得不久,正事辦完以後就不會用到了。」璃月邊說邊帶上門。

「而那件正事就是我今天帶妳來這的原因,小櫻。」璃月蹲下身拉開桌下的櫃子,接著拿出一瓶裝著無色透明液體的玻璃瓶。

望著那瓶子與璃月的笑容,櫻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這是我研發出的新型藥物,能夠使大腦重新運作,消除憂鬱、仇恨等負面情緒。」

「副作用是一旦消除後便無法回想起過程中所遇到的人、發生的事和得失的物品。」

「什麼時候研發出來的?」

「在我還在音之國時就不斷改良、實驗,直到最近終於成功了。順帶一提,木葉的實驗用白鼠居然沒有產生明顯排斥反應,吸收得很好呢。」

璃月眼神示意櫻左手邊角落的小籠子,裡頭有兩隻小白鼠,互相為對方整理毛髮。

「那兩隻白鼠原本互相競爭糧食,好幾次都差點把對方咬死,直到注射了我的新藥。」

「還有,妳不用擔心這是禁藥,我已經得到國家許可。只是因為藥物的敘述比較嚴肅罷了。」璃月從衣袋裡拿出火影簽署的藥物研發證明,是師傅的字跡沒錯。

有實驗例子證明、也已經通過安全資格,這麼神奇的藥不吃太可惜了。

不過。

「就算我使用這種藥物,忘記所有不愉快,事情還是沒有解決。我忘記那些不愉快,還是不知道佐助躲避我的原因。我們要做的不該是逃避問題,而是要正視、並且解決它!璃月,謝謝妳給我建議,但是我想這樣就好。」

櫻堅定而不游移的眼神反映出璃月從未見過的希望,心底不由得生起一把火焰。

嫉妒,從心靈的土壤開始發芽,長出了茂盛的葉子。

「妳想正視問題?妳知道這些問題的真相嗎?」璃月臉色一沉,眼底的陰森氣息氣令櫻想要逃走,身子卻動彈不得。

「佐助躲避妳,原因就是妳。」

「什麼意思?」

「妳就是所謂的『正宮』嘛。佐助歷經磨練,甚至可以無情地殺死身為師父的大蛇丸,但是,他從頭到尾根本沒忘記過妳,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了。在所有人看來。」

「但事實上根本不是如此,在我們還在音之國時,我們曾發生過一段關係。」

冷汗從額角滲出並且緩慢地爬走,是怎麼了?嘴唇不聽使喚地顫抖。

「很吃驚對吧?我還要告訴妳:佐助不只是把我當成工具而已唷—」

語畢的同時,艷麗的臉孔產生某種扭曲、變化,髮色、身材無一不變,最後出現的景象令櫻心房一陣猛跳—

粉色長髮,蔥綠色的雙眸,殷紅的穿著充滿熟悉感,視線再飄到自己身上,櫻詫異了。

是我?

「在他見不到妳的日子裡,我也當了很久的春野櫻唷。那時候佐助對我好溫柔,我們過得很幸福呢。」

「但是他知道我不是真正的妳,所以最後還是丟下了我,但是他好過份呢,連這種事也沒告訴妳。」

「呐、跟本尊比起來...是我更加美麗吧?為什麼要拋下我一個人呢?」璃月巧笑,頭微微歪著看櫻。

明明是自己的聲音卻覺得好噁心、好虛偽。櫻的眼眶裡本能地盛滿恐懼的淚水。

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明明知道佐助不會做這種事的!

「妳現在有兩條路可以走:拒絕我並通知火影處理這件事。」璃月邊說,邊移動腳步朝櫻邁進,櫻早已沒有退路,全身無力地靠著冰冷的鐵門。

纖纖玉手牽起櫻的手將玻璃瓶交給她。

「或者...讓人生有重新歸零的機會?」

櫻抬起頭,想也沒想連同藥瓶一起揮掉璃月的手,鏗鐺一聲玻璃碎了一地,地上濕了一片。

不可以...在沒有聽到佐助親口承認之前不可以相信她的話!

她只是為了得到佐助而愛著佐助,甚至這根本不是愛!

突然浮出的理性和對佐助的信任讓她內心的恐懼頓時煙消雲散,重重地甩掉她的束縛。因為疼痛使璃月悶哼一聲。

「我不會使用這個藥的!我相信他!」

綠眸子底透露不容置喙的堅持,下一秒櫻趕緊轉開門把,奪門而出。

 

另一雙綠眸子呆愣地看著地上的碎玻璃和門外刷進來的光線,淺淺地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柊 美晴 的頭像
柊 美晴

__Finis__

柊 美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