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us message
真正的朋友不是第一個來的那一個,也不是待的最久的那一個,而是來了以後就不曾離開的那一個。

*久違了大家~~我又更新了ww

*風格感覺有些不同??

*吵架的片段居然出現了!?(該不該灑花呢...

 

 

 

熱汗不斷滑過側臉頰及頸部,卻只是胡亂地抹掉它們,又趕緊探頭往下一個街道尋找那抹粉紅色的身影,這是他今天已經重複多次的動作。

櫻不見了。

 

那之後過了幾個月,有時候兩人的約會結束後,櫻會到佐助家過夜。

雖然都沒有更進一步的接觸,只是單純過夜,卻淡淡地充滿甜蜜。

但是最近佐助因為工作繁重,自然就會縮減和櫻在一起的時間,不然就只是一起吃頓晚餐...

「喀拉—」響亮的聲音從廚房裡傳出來,下一秒佐助便一個箭步到櫻的身邊。

「櫻?!」他檢查著她,發現她的手指被盤子的碎片刺傷,正在淌血。

「怎麼這麼不小心?我幫你包紮。」話才剛說完,櫻便攔著佐助要他別擔心。

「我自己貼OK繃就好,你去工作吧。」

「但是...」

他猶豫了一會,柔荑輕輕覆上佐助的手,一個淺淺的笑容點綴了那絕美的臉龐。

「快去吧。」

佐助點頭表示同意後離開,但心裡還是有些掛念她的傷。

 約莫十幾分鐘後餐點上桌了,撲鼻的香味令他不自覺地停下鍵盤上的工作,闔上電腦時順便看了櫻一眼,相視而笑。

可是當他瞧見了剛才她手上的傷痕,表情瞬間嚴肅起來。

血已經乾掉了,看來有清潔過可是沒有包紮所以又滲出皮膚表面,鮮明地染上她的手。

「吃飯吧,今天吃蕃茄蛋炒飯喔。」

察覺到他的眼神,櫻趕緊找個話題分散佐助的注意力,可是他完全沒在意自己剛才講了什麼,只是略帶不悅地說。

「為什麼沒有把傷口處理好?」

「咦?呃...剛剛忙著炒菜所以忘了...」櫻有些心虛的說著,這使佐助更加不悅。

「為什麼不著緊自己只想到替我煮飯?如果破傷風會很嚴重你知道嗎?」

「我...好吧我現在去。」

才剛轉身,低沉的嗓音又響起,還隱隱帶著不滿。

「你要我放心工作,可是連自己都不注意要我怎麼放心?為什麼還像個孩子一樣?」

意識到自己有些說過頭,佐助本想道歉,可是下一秒櫻就投給他焦距,感覺得到她生氣了。

櫻立刻走回來,到他面前,蔥綠眸子充滿怒意。

「你說完了沒有?我等下再處理也不是、現在要處理也不是,那到底要怎樣?」

「是你還不懂愛護自己還要讓我擔心,不然我也不想說這些。」

「既然不想說那就不要說,我也不想聽你抱怨,包括你的工作。」櫻認為佐助生氣的原因,來自於工作壓力的成分居多,擔心自己的成分較少。

「我什麼時候跟妳抱怨?每次你來我都沒有跟你提起公事,因為我只在意我們的事。」他努力表達自己的想法,可是徒勞無功,她的怒火已經升起了。

「在意我們的事?到這裡就是幫你煮飯還有什麼?還是你在意的是要給我多少薪水好讓我繼續當你的女傭?」她諷刺地說著。

的確,每次到佐助家就是替他煮飯,然後看個電視,如果可以的話就留下來睡,這種生活縱然是美好的但總是會淡的。

而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常不能見面,最多就是講電話但是沒幾句話佐助就說還有事要忙掛斷了。

難道就只有這些事能做?雖然她不知道還有什麼但就是覺得少了什麼。

「妳說這是什麼意思?我從來沒把妳看得那麼低微。」

「要是沒有你就不會丟下我一個人!」

綠眸子惡狠狠地瞪著他,盛怒之下她不小心說出了藏在心裡多年的話。

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他沉默了許久,氣氛頓時凝結成一團,令人無法呼吸。

看見佐助暗下來的眼神,櫻也安靜下來,爭吵過後總是不知所措。

「是我不對。」語畢,連飯都還沒動佐助便抱著電腦上樓了。

眼睜睜地看著他離去,直到屋內毫無聲響,小手蓋著美眸,櫻後悔說出那句話,戳到兩人的痛處。

自己為什麼不乖乖聽他說完?明明知道佐助已經很辛苦了還這樣無理取鬧,最後換來這種尷尬的結局。

手上的傷也不管了,櫻默默的拉開椅子,面對空氣嚐起晚飯,飯裡夾雜著淡淡鹹味。

她不知道是剛才匆忙放太多鹽,還是自己的眼淚替炒飯提味了?

 

 

翌日的早晨,溫暖的光線透過窗簾跑了進來,喚醒了床上的睡夢。

他緩緩睜開玄色的眸子,適應一會眼前的光線才坐起身子,下意識地往旁邊看,卻沒有熟悉的人兒在,他感到一陣苦澀。

走下床往浴室步去,盥洗完畢後前往客廳希望能找到她,但無奈地卻沒有,整間屋子空蕩蕩的,除了他以外誰都不在。

昨天的爭執縱使起因源於對櫻的關心,但是說著說著卻讓櫻誤會,然後就變成那樣了。

說到痛處不管是誰心都會淌血的吧? 

佐助閉上眼沉思一會,下一秒從茶几上拾起手機滑向櫻的號碼撥號,然後耐心等她接聽。

沒多久就有一陣手機鈴聲傳至耳裡,佐助慌亂尋找聲音的來源,發現原來櫻把手機放在這裡,他才按下停止鍵。

這小迷糊....

嘴角勾起不明顯的笑意,正想拾起它,大手卻停住了。

「櫻去哪裡了?」臉上的笑容瞬間像泡泡一樣消失。

回老家嗎?可是聽說最近她的父母去旅行了。

外面的住處?最近櫻租了一間房,可是沒去過。

 還是臨時幫同事代班?還是去找朋友了?還是...

佐助試著阻止自己繼續想下去,大手抓起櫻的手機,塞進褲袋後便奔出門外了。

總之想到的地方都去看看。他在心底說著。

住處的街區、附近公園、街道廣場甚至以前唸的學校超市什麼的全都繞過了但就是找不到櫻。

他開始焦急起來,在滿是人潮的街上尋覓她的蹤影,步伐有些紊亂使他站不穩,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櫻妳在哪裡...?」他低聲說著,仍然不死心地四處張望。

早上的低血壓影響生理的運作,他暈眩地倚靠街邊的牆,再加上常常熬夜令他現在頭有些痛。

拜託上天趕快讓他找到她,他已經失去她一次了,不能再承受一次這種痛楚...

 這樣渺小的願望,可以實現嗎?

 

 

 

 

 

 

 我又更新了耶好開心~~

連假真的是好物一枚ww

是說這幾天我卻不怎麼開心...(抱歉在此我想碎碎唸一下

緋櫻有一個還滿要好的異性朋友,平常我手殘畫漫畫時他都會圍過來看,沒有靈感時他也會提供意見,還會鼓勵我,總之是個很棒的男生這樣。(現在的好男生不多了)

可是最近不知道為什麼覺得他忽冷忽熱:可以跟我聊一整天;有時候又一句話也不講。

而且總覺得他有時會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我...重點是我沒做什麼啊啊!!!而且他之前不會這樣的說...

 我只是希望可以像以前一樣,彼此不用無話不談、不用如膠似漆,但是也不要漸行漸遠...因為我重視你。

不好意思因為朋友心情有些起伏...但是我沒有跟人家吵架啦:)

總之感謝大家耐心地看到這,緋櫻愛你們喔:))))))

創作者介紹

__Since 2010__

Miharu 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楚天佑
  • 阿佐是疼櫻心切吧?但才剛復合就吵架這樣不行啦-3-

    小櫻去哪裡了!?不會就這樣跑掉了吧!?

    啊啊...
  • 嗯嗯!!阿佐真的很在乎櫻 就是太在乎才會這樣生氣的

    但是小櫻誤會佐助是因為工作壓力大才對她生氣...

    剛復合就吵架...感覺好像又會有什麼動搖吧:)?

    喔對了問問一下 阿月是先去十五那篇留言的嗎??

    因為緋櫻我發現十五那篇回應比較早....所以...你是衝著H吧!!哼!!!變態-3-(好啦沒有啦XDDDD

    Miharu Hiiragi 於 2013/07/22 18: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