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us message
真正的朋友不是第一個來的那一個,也不是待的最久的那一個,而是來了以後就不曾離開的那一個。

tumblr_mrncxzrcxy1sz000to1_500.jpg  

*寒輔之中拚命找時間填坑的我QAQ

*劇情貌似越來越懸疑了-▽-

 

 

記憶是,痛苦的根源。

 

 「要消除所有的痛苦,就必須付出相等價值的東西...」

低沉渾厚的嗓音在耳邊迴響,是神、佛,亦或是蠱惑人心的妖靈?

櫻無暇追究祂的來處,在疑惑與好奇的驅使下,她追問祂的話。

「怎麼消除呢?」她十指交扣,虔誠地問道。

刺眼的光芒使她看不清祂的相貌,卻隱約看見祂正對著自己微笑。

看似慈祥卻又狡猾。

 

 

「在那裡,妳會找到答案...」

 

 

「唔...」櫻咕噥著,緩緩睜開雙眼,往上一看是熟悉的米色天花板,是自己的房間。

昨天工作結束後她沒有回到宇智波宅而是回自己家,因為早上已經把氣氛弄得很僵,回去只是大眼瞪小眼。見到櫻一副失魂落魄,媽媽急切地詢問是不是兩人吵架了,但櫻當然笑著說沒事。

因為這不是吵架,而是莫名的冷淡,是很難處理的,何況對象是天性冷若冰霜的佐助?

本來還以為自己稍微融化了他,讓他不再封閉自己,不再感到孤獨。還以為可以讓他感到快樂、溫暖,相信自己也可以很幸福。

結果她的以為真的只是自己以為,他的回報只是一句〝忘不了 〞。

好一句〝忘不了〞,可以抵銷一個女人花在他身上17年的愛和青春。櫻覺得自己好傻好悲哀。

悄悄地,淚水滑過她的側臉頰,是因為氣無情的佐助,還是氣一味為他付出的自己?

「小櫻...」現在不管是誰櫻都不想理會,就算是那個人也一樣。

「我是璃月,有要緊事找妳。」聽到細微的聲音櫻旋即睜眼,轉頭一看璃月就站在窗外陽台。

想到外面有點冷,趕緊抹掉臉上的淚水,櫻溜下床打開玻璃門。

「進來坐吧。」

兩人走入室內,璃月一邊脫掉靴子,一邊張望櫻的房間,不被發現地。

「妳怎麼了?看起來不太好。」璃月一臉擔心地問。

櫻猶豫了一會,眼神對上璃月的。

「我和佐助...變得越來越疏遠了。之前有事他都願意表達,可是最近總是沉默不語、心不在焉,而我每次詢問得到的回應都是『我沒事』。雖然一直追問不好,但我知道也看不下去他獨自承受著什麼。從小到大他受過的痛苦已經夠多了,我希望將來可以讓他幸福,可以陪在他身邊。但是經過昨天,我才發現這些美好都只是我一個人想像的。」

「妳知道,當我抱著最後的希望找他的時候,他告訴我他只把我當成『忘不掉的存在』,這種感謝的話。或許是我貪心,但我不要他的感謝,我要的是他的坦白跟感情。」

「這麼要求...果然很過分吧...也是...是我自己自作多情...怎麼能要他相同對我...?我該讓他自由吧。」

嘴角上揚的弧度和快要溢出眼眶的淚水形成強烈的對比,璃月苦笑,離成功只剩下一步。

「抱歉,都是我一個人在說話。妳不是說有很重要的事?」

璃月暗地裡竊笑,隨即裝做知心好友說道。

「我可以讓你們和好,但是希望你能先做一件事。」

「什麼事?只要可以釐清所有誤會,我都願意做。」櫻沒有多想就直接答應了。

美麗的雙眸藏著詭魅,預告著即將發生的悲劇。

 

 

抱著不安和愧疚的情緒, 佐助在門前遲疑著。

昨天讓櫻徹底失望了吧...他真該死!連個女人也保護不了!

緊抿嘴唇,大手迅速按下門鈴。

現在再說什麼也沒用,重要的是他決定向櫻坦白。

沒多久門就被打開,是櫻的母親。

「是佐助啊,快進來吧。」親切地說道,微笑跟櫻一模一樣。

『伯母妳好。』佐助也回以禮貌的微笑。

「老公,佐助來了喔。」

「唉呀,這不是我親愛的女婿嗎!坐坐坐!別客氣!」櫻的父親,與其說是親切,不如說是熱情過頭了吧?

「一大早的在不正經什麼啊?真是的。佐助,喝茶吧。」櫻的母親一面笑罵丈夫的老毛病,一面遞上熱茶。

「啊,老婆,我也要...」大手伸出空玻璃杯。

「好好、一樣的?」

「嗯...喔!還有上禮拜買的戰利品,『甜滋滋砂糖』!」

「你呀,連砂糖也要加上形容詞...不怕佐助笑你。」櫻的母親搖搖頭笑道,櫻的父親則是打哈哈,在一旁的佐助靜靜地望著兩人。

要是他和櫻也能這樣該有多好?

他要的,就是這種平凡的幸福。

察覺到準女婿的表情,櫻的母親趕緊把茶泡好遞給丈夫,接著詢問今天的重點。

「佐助,櫻昨天回來,連衣服都沒換就去睡了,我問了半天她也不說。」

「你們...怎麼了嗎?」櫻的母親明白,能動搖丫頭的只有佐助了。

佐助緊皺眉頭,儘管知道坦白的後果會讓櫻的父母對自己失望,他還是沒辦法再隱瞞下去。

 

「是因為這樣?」

從佐助離開木葉到音之國那年遇到璃月,後來的際遇,她的陰謀和後果,上層的對策,全部一字不漏地說。這是佐助第一次說出超過作文稿紙一行的字,而且維持了將近半個小時。

『是的。』

「你為什麼不早點說呢?」櫻的父親問。

『對不起,伯父伯母。一開始我認為這只是我跟她私下的恩怨,應該讓我自行處理。但是到後來我發現她獨有的術會危害到整個村子、傷害到櫻....我就亂了。』

『但是仔細想想我根本沒有威脅過她,也不知道她對我堅持這麼多是為了什麼,而且她並不像我們是個正常的人類。』

『她被大蛇丸改造過。』

一陣綿密的沉默編織於整個空間,是因為腿間傳來的酥麻感才令三人想起他們在這裡。

「如果讓那個女人抓到了...櫻會怎麼樣?」

『我不能肯定地回答,也不能確定是否能讓櫻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度過這段時期,可是...』

佐助握緊了拳頭,眼神堅定地看著兩人。

『我一定會盡自己所能保護她。』

 

 

 

「你說這樣的話,不會後悔嗎?」

 

 

某處,低沉渾厚的嗓音,哀怨地說道。

 

 

 

 

 

我說...

上了國三怎麼變這麼悲哀啊QAQ 靈感幾百年沒來我家拜訪了!!!

連最近畫圖也是,都變得生疏了....好想哭ˊˋ

下篇就會知道櫻是怎麼失憶的ww我想到很多奇怪的藥草名...反正希望不要是老梗的忘情草-▽-''

還有我總覺得把櫻寫得好愛哭佐助好懦弱的感覺啊啊啊!!!!!為什麼啊啊!!!!

跟我想的有落差....

會考以國文為優先,國文和作文也有關係,而且本身就有潛能跟興趣了怎麼可以沒落!?

看來我得多閱讀其他神大的文章和詞語來琢磨自己了...

不管是什麼都好,可以看就好了XDDD

以上,感謝大家看完我的小抱怨跟文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haru Hiiragi 的頭像
Miharu Hiiragi

__Since 2010__

Miharu 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ing
  • 國三!!!!
    緋緋考試加油~~

    小櫻不該被傻傻欺負der
    揍下去!!!(欸
  • 現在是三年裡考試最多的時期TT (雖然知道以後會更多....
    話說緋緋這個稱呼好可愛:D 喜歡喜歡~~

    小櫻會發現的..
    我打這個系列的時候一直想著〝只要和佐助有關小櫻就會激動〞= = 等就會有點偏離原本的櫻(汗
    這就是所謂堅強了太久嗎....?
    明明比較喜歡堅強的櫻啊啊OAQ

    謝謝靜>///<

    Miharu Hiiragi 於 2014/01/29 17:53 回覆

  • 璃霜
  • 很久沒看到寫得不錯的佐櫻文了!!繼續加油喔!!
    學校也要加油!!相信,我懂那種狂考試的FU~~正處逼死人類才華的高三~~
  • 謝謝你~~~聽到大大這麼說好開心(*‘ v`*)
    昨天我回頭從第一篇開始看到現在第十篇
    整個劇情就莫名其妙地走到這了...能到這裡根本奇蹟了XDD

    高三啊...壓力比我還大幾百倍的說...
    大大也要加油!!學測還是指考還是我的會考什麼的,我們一起跨過去吧!!!

    Miharu Hiiragi 於 2014/02/03 23: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