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43cb847bdb847c66096ef9

*好晚的發文時間喔...

*這篇算是甜文還是悲文呢?

*佐助生日耶!!生日快樂!!!

 

 

 

 

木葉說大不大,說小卻也不小的建築物,平常有許多忍者為了在這裡出入,今天卻異常地沒有幾個人,也沒有火影大人抱怨工作過於繁雜的聲音。

 

不單單只是火影宅邸,就連村內也不怎麼熱鬧,甚至整個村子就只聽得見偶爾的鳥鳴。

 

很安靜,甚至可以與死寂畫上等號。

 

透過窗櫺的微弱光線為他們引路,他們的腳步或是沉重或是輕盈,臉上的表情淡定地宛如止水,夾雜著不明顯的疑惑與緊張,冷汗如雨。

 

春野櫻,懸念。

得知她失去記憶那一刻起,他們就從未鬆懈過,就連微笑的次數也變少了。

 

因為,哪怕只有一點可能性也要弄個水落石出——一切的根源。

 

 

 

 

宇智波佐助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的火影大人.綱手,方才與他同行的鳴人和他一模一樣的表情。

 

無奈。

 

「所有的根源是櫻自己的選擇,既然她的抉擇是如此,就算是我也難以恢復她的記憶。」杏色的雙眸帶著堅定,看起來似乎是在場最冷靜的當事者,緊緊交扣的雙手與咬著唇瓣的動作卻掩飾不了內心劇烈的動搖。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來,對她而言是種解脫。」

 

或許真的是這樣,櫻忘了自己會活得快樂些,過去自己已經傷透她的心了,豈能再讓她流一滴眼淚?

 

一段調查與摸索之後,又是一個殘酷的真相。

 

如果不是自己讓她誤會,櫻怎麼可能作出這種事?

 

如果不是自己使她失望,櫻怎麼會選擇放棄?

 

每次都是這樣傷了她。

 

「那櫻現在...?」

 

「井野帶她回醫院了,因為情緒過於激動她打了麻藥讓她暫時睡去。」

 

考慮了一會兒,佐助才緩緩說話。

 

「現在...能去看看她嗎?」

 

綱手沉默,爾後給了佐助肯定的答案。

 

「別待太久。」他點點頭,下一秒使用瞬身術離開原地。令綱手驚訝的是鳴人沒有跟著離去。

 

「怎麼不跟去?」

 

「讓佐助自己冷靜點比較好。」鳴人淡淡地說著,揚起一抹許久不見的微笑。

充滿苦澀的微笑。

 

 

 

 

佐助輕輕轉開門把,探頭一望,發現裡面沒有任何人才進去,櫻躺在床上,睡得很沉。

 

他走到床邊,確定櫻睡去後才坐下,凝望她的睡臉,眉宇不由自主地皺成難看的山丘,內心五味雜陳的他緊握她的手,有些冰冷。

 

 

 

 

一年前,現任音國首領發出了希望和木葉結盟的請求,。

漓月,從戰亂中被帶回的女孩,因為擁有特殊能力也被安排到音忍者村,兩人因此結識,有時候也會碰面。

不過要是認為她是個擁有未知力量卻嬌憐膽小的女孩就大錯特錯了,打從聽見宇智波佐助這個名字她就開始調查他,直到他來到音忍者村就開始接觸,每天。

幾次談話後雖然並沒有得到熱烈回應,但是,她發現一件事...

後來佐助離開了音之國沒幾年,她就當上了音影。

在那幾年後引起木葉一陣軒然大波。

要跟向來都是敵對的音之國結盟也有很大的風險。音之國雖然是蕞爾小國,但培育出的菁英群不管是數量還是實力卻絲毫不遜色,要是和敵國聯合起來勢必會引發戰爭。

最後抱著為了防備而結盟的心態協定條約了。

然而和一般協約不同,音影在會議裡要求曾是叛忍的佐助擔任兩國之間交流的代表。

說是促進交流根本就是鬼話,因為自己是領袖也是發言者,而佐助也熟悉兩國,做為人選很適合。同時也有理由去找他。

 

 

 

「吶,佐助,要是有空就回去音吧,別忘了那裡也是你的國家。」坐在接待客人用的沙發上,玉手撐起一邊的臉頰,玩味地說著。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連頭都不抬,批改文件的手仍然流暢地在白紙上留下簽名的筆跡。

「我不該來?我是音影的發言人,來這裡和同樣身分的你交流、關心兩國情況有什麼不對嗎?」

 這次他沒有回應,直接站起身子把文件都整理歸位,接著走到門前準備轉開門把,不料下一秒就被牽制住。

 「去哪裡?」

「跟妳無關,放手。」玄眸冷淡地瞅了一眼,見她沒有動作,大手毫不留情地甩開她的桎梏,轉開門打後步出辦公室,當然漓月也跟了出來。

「我只是擔心你發生意外。」虛偽的關心。

笑死人,在自己村子裡還會發生意外?

 「不要在這裡為所欲為,後果你應該很清楚。」略帶警告的口氣。話一落才踏出一步,便撞上一堵人牆。

 「痛...咦?佐助?」被佐助意外撞到的櫻揉揉腦袋瓜,抬起頭那瞬間閃過一絲驚訝。

「櫻?撞到你了,有沒有受傷?抱歉。」佐助趕緊低下頭查看櫻,雖然剛才力道不至於受傷。

「沒有,我沒有事。你下班了吧?」

「嗯。」

「這位是...?」注意到佐助後面的女人櫻停止說話,希望佐助向她介紹。

剛才全程在一旁觀察兩人的漓月雖然面無表情,眼神卻令人畏懼。

當然在櫻注意到自己後便收起了銳氣。

 

『是佐助的...』艷麗的眸子將櫻從頭看到腳,然後微微點頭。

 

「她是漓月,這位是春野櫻,我的戀人。」第一次向外人介紹自己的情人,佐助顯得有些生疏和緊張,但是他努力保持冷靜了。

 

一方面暗示漓月不准傷害櫻,也警告躲在角落偷聽的暗部們不准肖想吃櫻豆腐。

櫻的臉上飄來兩朵紅雲,羞澀地望著高自己一個頭的佐助,心裡好甜,還開著小花。

因為平常在外頭佐助連牽手都不太願意,還板著臉一副很威嚴的樣子,更不可能逢人就說彼此正在穩定交往中這種話了。

 「櫻小姐妳好,我是以前佐助在音忍者村的同伴。」漓月伸出手與櫻相握,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漓月小姐,妳好。叫我小櫻就好。」帶著甜甜的微笑,櫻很有禮貌地向漓月點頭致意。

「妳也是,叫我漓月就好。小櫻,看得出來妳是個好女孩,妳跟佐助在一起一定很幸福吧?他也是個不錯的男人,希望你們感情順利。」

瞥見她眼底的敵意,佐助的手探上一旁的小手,面無表情地看著女人。

見狀櫻本來想叫佐助鬆手,但他反而牽緊了她,還一派輕鬆地擺出笑容。

「謝謝妳的關心,我們很好。」既然要這麼故意,我也不用在意妳的感想了。

「佐助...別這樣啦...」這次反而換櫻在不好意思了,她偷偷扯一下他的衣角,今天的佐助好主動,讓她有點反應不過來。

看到這樣的他們,璃月暗暗在心裡下了一個決定,同時睨了佐助一眼,然後佯裝沒事地勾起嘴角的弧度。

「是嗎...對了,我還有工作,就不打擾兩位了,再見。」輕輕揮了手便揚長而去。

 

轉過身那瞬間,客套的笑容變成冰冷的表情,最後是狡猾的一笑。

這個畫面被眼尖的佐助捕捉到了,他的心裡泛起不安的感覺。

她會不會對櫻或對村子...

 

「名字好聽人又長得漂亮還是音國的領袖,真厲害吶!」清脆熟悉的聲音拉回了佐助的思緒,大手搓揉那頭粉髮,溫柔的在她耳畔低語。

「再漂亮也取代不了你。」

「真的?」

「嗯。我們回家吧。」

櫻高興地點頭,下一秒想也沒想就勾上佐助的手臂,粉紅頭顱靠著他的肩膀,還開始哼起不知名的歌曲,又是可愛得讓他寵溺地一笑。

 

不管之後到底怎麼樣,只要櫻在自己身邊就足夠了,不是嗎?

 

 

 

 

呀比我又打文了好開心♥打文看文就是我的動力:)))

是說今天佐助生日呢~~本來這篇是整個很嚴肅的後來想到才改掉一部份  加些糖提味:)))

對不起我忘了出賀文(低頭  這個能算嗎?因為我真的沒什麼空><要開始留下來了...

是說文章的圖好有愛吶♥我後來知道那句日文是說:找到了想守護的東西

很符合這篇文的氣氛★★

但是會虐的地方還是會虐  現在還只是回憶的一部分  還沒回到現實喔!!

希望結局不要變得不三不四才好...

以上  感謝各位大大的閱讀=)))

創作者介紹

__Since 2010__

Miharu Hiira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